「股乾宝」云天励飞闯关科创板IPO AI独角兽“造血”能力待考

「股乾宝」云天励飞闯关科创板IPO AI独角兽“造血”能力待考

正式介绍

计划进军科技板块首次公开募股的人工智能“独角兽”田芸李飞在2017年至2020年前三个季度的出现表现中持续亏损。同时,公司也面临着开拓新市场、新客户和增加R&D投资的压力。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人工智能行业掀起了一波IPO高潮,以“芯片算法”为主的深圳田芸李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田芸李飞”)也位列其中。

田芸李飞于2014年在深圳成立。2020年12月8日,田芸李飞向上交所科技处提交了《招股》。

事实上,头上戴着“独角兽”光环的田芸李飞,在上市前很久就被投资机构和科技行业人士广泛视为关注。

一个

连续亏损使“造血”能力受到质疑

目前,田芸李飞的主要业务类型包括两种场景:数字城市运营管理和人居生活智能化升级,以数字城市场景为主,逐步向人居生活场景拓展。

据悉,田芸李飞计划募集30亿元新股,主要用于中枢城市AI计算及智能应用研发项目、面向场景的下一代AI技术研发项目、基于神经网络处理器的可视化计算AI芯片项目。

由于AI公司初期投资成本巨大,验证“造血”能力能否持续需要时间。因此,像许多其他人工智能独角兽一样,田芸李飞的收入和R&D的投资不可避免地受到投资者的密切关注。

根据该公司的招股账簿,自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前三个季度以来,田芸李飞的收入分别达到5000万元、1.33亿元、2.3亿元和2.67亿元,复合增长率为114.48%。然而,尽管公司收入增加,但仍未实现利润,出现了未弥补的损失。报告期内,田芸李飞在-,的净利润为5500万元,在-,为1.99亿元,在-为5.1亿元,在-为8.62亿元

关于持续亏损是否会给公司带来现金流压力以及上市后预计何时盈利,《投资者网》致函田芸李飞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宁、董事会办公室主任邓浩然,但未收到回复。

对于大多数未上市和初创的科技公司来说,出现亏损的主要原因是R&D投资比例巨大且高,缺乏明确的商业落地模式,导致造血能力薄弱。然而,参考田芸李飞在《投资者网》年的招股著作,我们发现该公司的高股权激励可能与其持续亏损有关。

根据招股书,为了进一步建立和完善公司的长效激励机制,田芸李飞建立了深圳创翔2号、珠海创翔1号、珠海创翔2号、珠海创翔3号、深圳田芸创翔5个股权激励平台。报告期内,田芸李飞仍在进行股权激励,未盈利。2019年1月至2020年9月,公司发生股份支付费用分别为2.08亿元和7.19亿元。

关于高股权激励是否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公司的利润进度,华为研究专家、《华为国际化》作者周锡兵告诉《投资者网》,股权激励是对中高层管理者的有效激励模式,但过高的激励成本无法持续。同时,也会推高企业运营成本,降低企业竞争力。“只有到了一定阶段,对于一些中高层管理者来说,激励效应才会发挥出来。”

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人杨森告诉《投资者网》,“田芸李飞对员工的股权激励没有时间限制,一次性支付,非常慷慨。因为AI行业是人才和技术密集型行业,这样的股权激励确实可以吸引和留住人才,激发员工的积极性。目前,这种激励并不意味着真的拿钱,只是账面上的。对公司利润进步的影响有限。"

通常人工智能行业的企业在产品大规模销售之前需要继续投入研发。因此,田芸李飞在招股强调,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由于人工智能行业是技术密集型行业,存在持续的高强度研发需求,“公司的收入规模可能无法支撑公司持续的大规模R&D投资和市场开发活动,公司可能面临持续亏损的风险。”

2

R&D的投资低于同类国家

田芸李飞自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视觉AI领域,其主要核心竞争力在于算法芯片的底层技术能力,以及基于“端云协作”技术路线的大规模解决方案经验和系统落地工程能力。

显然,这些核心能力往往离不开大量的技术积累、资金支持和时间沉淀。

公司招股账面显示,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田芸李飞在R&D的投资分别为4400万元、1.46亿元、2亿元和1.3亿元;分别占同期营业收入的86.71%、109.57%、86.79%和48.79%,R&D投资呈现趋势,下降

虽然人工智能公司在R&D投资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持,但与同行业公司相比,专注于人工智能算法和芯片技术的田芸李飞在R&D投资方面仍有一定差距。

根据同行业其他公司的财务报告数据,在芯片领域,英伟达2020财年的研发费用为28.29亿美元(约合184.05亿元人民币);虽然华为海思尚未上市,但据此前公开报道,其2019年在R&D的投资约为24.39亿美元(约合153.31亿元人民币);2019年寒武纪研发投入5.43亿元。此外,在算法领域,迪法恩科技R&D投资2019年上半年达到4.68亿元,2018年达到6.12亿元;Etu科技在R&D的投资2019年达到6.57亿元,2020年上半年达到3.81亿元。

从清晰的对比中可以看出,田芸李飞的R&D投资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一些投资者担心这种现象是否会影响技术的商业化和实现大规模销售

与盈利进度等。

  对此,周锡冰告诉《投资者网》,“公司的研发投入必须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而定,因为:第一,坚持5%的颠覆式创新就足够,其他95%采取式继承创新,这样做的优势是既可以解决企业的技术瓶颈问题,同时也可以保证技术创新遭遇研发投入捉襟见肘的难题;第二,在芯片领域,尤其在资金和技术、人才都不不占优的情况下,盲目投入研发费用,不仅不能打破技术瓶颈,相反还会因为盲目投入而遭遇资金链断裂,由此引发经营风险。”

  人工智能领域投资人杨森则从另一个角度向《投资者网》分享了其个人观点,他表示,“虽然云天励飞的研发费用相比同业的对手要低很多,但云天励飞研发投入占比很高,所以更多的原因是受制于营收的增长不理想。AI领域目前竞争逐渐激烈,如果营收的增长无法跟上研发的投入,会导致云天励飞入不敷出,今后的业务开拓、发展都会困难,也难以引入人才,所以对于云天励飞来说如何解决营收问题是目前最大的挑战”。

  总体而言,云天励飞的研发投入占比看起来较高,其中也有营收增长尚不理想的原因,但更关键的是,研发投入力度对于公司业务发展以及商业落地程度、扭转亏损局面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3

  客户集中度高且波动趋势显著

  由于云天励飞的主打业务产品解决方案主要面向政府、大型企业为主,在客户集中度方面,云天励飞近几年的客户集中度较高。

  据招股书显示,公司的客户集中度较高且呈现波动趋势,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前三个季度,公司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合计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 92.00%、78.43%、52.11%和 71.44%。

  从行业整体来看,人工智能行业初创公司普遍都会出现客户集中度较高的现象。如:依图科技在2017年-2020年上半年期间,其前五大客户对其营收占比分别为35.12%、33.09%、51.12%及62.02%。自2019年起,前五大客户的营收占比已超过50%,这意味着公司对头部客户的依赖程度越来越强,其获客能力正在降低。

  “目前AI公司普遍存在这个问题,但同时存在的是客户波动性大,可以看到依图近几年的营业收入虽然在增长,但结构并不稳定,主要收入来源的客户也在不断变化,这与企业发展方向的调整有关。现在对于AI初创企业来说客户集中度高是不可避免的问题,未来可以通过开拓新产品、新市场、新客户从而降低客户集中度。”杨森对《投资者网》说。

  若未来云天励飞要降低对主要客户的依赖程度,减轻客户集中度过高风险,周锡冰认为可从以下三方面来着手改善,“首先,公司可考虑加大差异化研发,在AI某些区块上拥有世界独一无二的技术壁垒,打造隐形冠军;第二,提高专注力,必须把资源集中在一个点上,集中火力攻击一个城墙口,以此积累AI技术;第三,布局产业生态化,拓展全球市场,让合作伙伴更加分散,降低独木遮阳的经营风险。”

(投资者网)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

关于作者: 股乾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