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股票配资公司」二度IPO折戟 兴欣新材难圆上市梦

「北京股票配资公司」二度IPO折戟 兴欣新材难圆上市梦

绍兴兴信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信新材料”)即将觉醒。来自深交所的最新消息,兴信新材料在创业板的IPO处于终止状态,也意味着公司将错过A股,这两年来,在实际控制人叶挺的带领下,兴信新材料走过了一条艰难的资本之路。2018年,公司有了上市的想法,然后在2019年正式登陆科技创新板,但最终撤单在突破科技创新板的挫折后,兴信新材料把目光投向了创业板,但现在,它仍然没有摆脱撤单的命运。在兴信新材料连续解禁的背后,公司的很多槽位都被关注监管部门抢去了。其中实际控制人已接到举报,募集投资项目的必要性均被着重质疑。

搬到创业板还是失败了

科技创新板IPO终止后,创业板兴信新材料IPO也泡汤了。

根据深交所官网披露的信息,兴信新材料IPO正式终止,原因是兴信新材料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并根据《深交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67条决定终止对其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和创业板上市的审核。

据了解,兴信新材料在创业板的IPO于2020年7月31日被接受,之后于当年8月30日进入询价状态。没想到,排队等了半年,兴信新材料IPO终于崩盘了。

来自北京商报的记者今天发现,兴信新材料觊觎资本市场多年。早在2018年9月,公司就进行了辅导注册,创业板IPO终止也不是公司第一次来撤单,根据上交所官网显示,星信新材料计划于2019年6月登陆科技创新板块,之后公司于当年7月进入询价状态。但经过两轮问询的披露,2019年12月,兴信新材料在科技创新板块的IPO戛然而止。

当时由于星信新材料撤单,上交所官网显示星信新材料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或保荐人撤回保荐的原因。针对撤单此前在科技创新板块的IPO,深交所也要求星信新材料给予重点说明。金融,牛,牛,研究总监刘迪欢告诉《今日新京报》记者,撤单的原因因公司而异,这可能是由于查询回复时间不足或企业自身的原因。

针对该公司是否会继续寻求在A股,上市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兴信新材料发出了采访信,但截至发稿时,对方并未回复。

根据招股的书,兴信新材料主要从事有机胺精细化学品的研究、开发、生产和销售。其产品包括哌嗪系列、酰胺系列和氢钠系列,其中哌嗪系列是报告期的主要产品,约占当前主营业务收入的80%。

按具体细分,哌嗪系列包括六种产品:N-羟乙基哌嗪、无水哌嗪、N-甲基哌嗪、N-乙基哌嗪、三亚乙基二胺和脱硫脱碳剂,酰胺系列包括N,N-二甲基丙酰胺。

截至签约之日,实际控制人为叶挺的招股,兴信新材料控股股东,直接持有公司3250.94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49.26%,并通过京丰投资控制公司588.1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8.91%。

实际的控制者已经被报道过很多次了

事实上,兴信新材料科技创新板的撤单与该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报告有关,而在创业板, IPO过程中,监管作者也强调了此事

在创业板, IPO过程中,星信新材料的实际控制人叶挺的报告也是关注监管的重点,具体来说,2002年至2009年,叶挺在-担任星信新材料和金桥化工的总经理,2007年至2009年在-签约金桥化工。根据报道内容,叶挺未经金桥化工董事会同意,将哌嗪系列产品的生产技术转让给兴信新材料。叶挺未经金桥化工股东协会同意,成立兴信新材料,与金桥化工生产大量关联交易;此外,叶挺非法挪用金桥化工应收款项,涉嫌构成侵占、挪用资金罪。

据公开信息,上述金桥化工部上市公司ST长久于2002年与南昌金桥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主要从事哌嗪及其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09年9月,金桥化工因经营困难停产。同年,兴信新材料在报告期内开始开发生产无水哌嗪、N-甲基哌嗪、N-乙基哌嗪等主要产品。此前,兴信新材料主要生产氢化钠。

兴信新彩在复信中称,举报信中提及的相关事项与事实不符,叶挺的集资行为不构成职务侵占罪或挪用公款罪,也未被司法机关起诉。

筹款项目的必要性受到质疑

根据招股的书,在报告期内,兴信新材料各种产品的利用率迅速下降,这使得公司继续扩大产能,提高投资项目的必要性受到监管部门的质疑。

具体而言,2017年和2019年-,哌嗪系列无水哌嗪产品产能利用率分别为241.49%、67.25%和42.82%,-甲基哌嗪产能利用率分别为258.96%、121.31%和38.8%,出现产能利用率均迅速下降,而-羟乙基哌嗪、-乙基哌嗪和脱硫脱碳剂等其他主要产品的产能利用率也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此次IPO受此影响,兴信新材料计划融资4.75亿元,将投资于年产1.4万吨环保溶剂产品和5250吨聚氨酯发泡剂项目、R&D建筑建设项目和补充营运资金,计划投资其中。

资额分别约为2.875亿元、3750万元、1.5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年产14000吨环保类溶剂产品及5250吨聚氨酯发泡剂项目涉及产品就包含产能利用率较低的N-羟乙基哌嗪、N,N-二羟乙基哌嗪。

  针对上述情况,深交所也曾要求兴欣新材结合报告期后业绩情况、下游客户的需求情况,分析公司在产能利用率不高的情况下,继续大额购置资产扩充产能的原因,募投项目的必要性。

  另外,兴欣新材子公司安徽兴欣生产的三乙烯二胺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4.12%、24.9%、31.11%,产能利用率也持续较低,且2019年销量也较2018年出现下滑,2018年、2019年该产品销量分别为849.07吨、733.88吨。

  深交所也要求兴欣新材结合三乙烯二胺市场需求及市场竞争情况,分析安徽兴欣产能利用率较低、销量下滑的原因,结合对未来产销量的预测情况,分析安徽兴欣相关固定资产是否出现减值迹象。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IPO公司产能利用率低且要逆势扩产的情况是监管层重点关注的一个方向,如果扩产后销售规模不能大幅提升,可能出现新增的折旧及摊销费用侵蚀公司净利润的风险。

(北京商报)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

关于作者: 北京股票配资公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