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赢盘」美国经济的“窟窿” 其实不需要拜登的1.9万亿美元来补

算上拜登最新的1.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自去年以来,政府五个抗疫情援助项目的总额接近6万亿美元,是国内生产总值差距的7.7倍。

拜登上周在公布购买了1.9万亿美元的超大“救市刺激方案”。算上这笔钱,美国自去年以来已经在公布购买了五个抗疫情援助项目。

众所周知,这些计划是用来补贴美国工人在疫情期间损失的收入,那么他们损失了多少呢?援助项目弥补了多少?你有没有想过,美国联邦政府可能“被爱情淹没”,弥补的太多了?咱们好好算算。

2月份是美国疫情爆发前,以2月份的工资支付水平为基准来衡量封锁造成的经济损失是合理的。根据“里根经济学之父”大卫斯托克曼的统计,如果没有新冠肺炎疫情,按照美国2月份的薪资和薪资支出,可以得出2020年的年化薪资为9.659万亿美元,也就是每月8050亿美元左右。

以8050亿美元为基准,与这个基准的差异可以看出,自2月份以来,美国工人的收入受到了多大的影响。

下图是美国经济分析局计算的2020年2月至11月美国员工年化工资水平。斯托克曼将其转换为实际月薪,并得出结论,过去10个月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工资损失为2760亿美元(预计12月份不会有损失)。

「创赢盘」美国经济的“窟窿” 其实不需要拜登的1.9万亿美元来补插图

损失的工资总额为2760亿美元,而在过去10个月中,如果没有疫情的影响,本应增加的工资总额为8.05万亿美元。所以年末累计薪资差距只有3.4%。

但拜登为家庭提供了8500亿美元的直接援助,但这些家庭总体上并没有真正的收入短缺。

更令人震惊的是,53%的援助用于儿童的高额支票和税收抵免。除了高收入人群(夫妻年收入20万美元)外,这些受助人完全不需要进行经济状况调查。斯托克曼批评说,这种方式填补了不存在的收入差距。

算上拜登最新的刺激计划,去年以来推出的五大抗疫援助项目总额如下:

“家庭第一”法案:1920亿美元;

关心法案:2.2万亿美元;

工资保障计划:7330亿美元;

应对和救济法案:9350亿美元;

拜登计划在1月14日:1.9万亿美元;

五个计划的总额:5.96万亿美元。

换句话说,政府用近6万亿美元填补了2760亿美元的工资差距,补救措施比差距大22倍!

斯托克曼承认,有许多其他方法可以衡量疫情对美国经济造成的严重损害,但不可否认的是,工资损失是其中之一。从这个细节至少可以看出,联邦政府并没有认真量化疫情带来的问题。如果政府无休止地补贴公众,政府将在不久的将来破产。

如果工资损失不足以概括疫情造成的损失,那么最全面的经济活动指标——GDP更具代表性。但根据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Atlanta Fed)的GDP预测,2020年第四季度美国名义GDP将达到216.5万亿美元左右,仅比2019年第四季度低0.46%。

「创赢盘」美国经济的“窟窿” 其实不需要拜登的1.9万亿美元来补插图(1)

假设2019年第四季度是美国疫情前整体经济活动水平的合理基准,2020年各季度GDP缺口如下:

第一季度:470亿美元;

第二季度:5590亿美元;

第三季度:1440亿美元;

第四季度:250亿美元;

第四季度总缺口:7750亿美元。

即使算上所有经济活动的损失,GDP的总损失也是2.5万亿美元,而上述近6万亿美元的紧急援助比这个缺口还多7.7倍!

当然,纾困的真正意义在于补偿私营部门在封锁下遭受的经济损失。但当你仔细研究封锁对非金融私企增值的影响时,你会发现相对于疫情前的水平,影响是相当小的。

与2019年第四季度的基准相比,非季度增加值的变化

第一季度:230亿美元;

第二季度:3470亿美元;

第三季度:1420亿美元;

第四季度:820亿美元;

第四季度总缺口:5940亿美元。

「创赢盘」美国经济的“窟窿” 其实不需要拜登的1.9万亿美元来补插图(2)

也就是说,去年全年的业务产出与2019年第四季度相比损失仅为5940亿美元,占GDP总额的2.7%。那么6万亿美元的紧急援助比这个“洞”大十倍。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硬币的另一面。政府在各种项目上花了多少钱?首先看一下转移支付,它通常指的是由地方、州和联邦政府向有需要的人重新分配的资金。在美国,社会保障和失业保险是常见的转移支付方式。

在去年疫情爆发前的2月份,美国联邦政府的转移支付总额为每年3.165万亿美元

发放,即每月约2650亿美元。


  然而,如下图所示,仅在4月份,这一数字就飙升了107%,达到5460亿美元。


「创赢盘」美国经济的“窟窿” 其实不需要拜登的1.9万亿美元来补插图(3)


  4月之后,转移支付的“海啸”开始减弱,但到了11月仍以每月3060亿美元的水平发放。算下来,2月至11月这10个月增加的转移支付总额,比2月份的水平高出1.05万亿美元,比家庭工资和薪金损失多出近四倍。


  到这里,斯托克曼提出了一个“灵魂拷问”:为什么拜登认为,已经发放如此巨额的纾困金之后,还需要向家庭再发放8500亿美元的转移支付?


  答案很简单:他这么做只是因为他有能力这么做,因为美联储已承诺无限期地每月购买1200亿美元的债务。而且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也公开承诺,现在还不会考虑缩减购债。


  因此,在这种大规模债务货币化的扭曲机制下,向美联储借贷并不会有什么经济损失,昔日的“缩减恐慌”也不会再现,华尔街和商界也不会受到利率飙升噩梦的困扰……有美联储撑腰,拜登也会继续让财政龙头继续大开。


  再来看下2月份以来联邦和州失业救助金支出的变化,联邦政府疯狂的财政放水也是显而易见的。


  如下图显示,现有的州失业救助计划、联邦抗疫救助金以及每月600美元的个人支票补贴所增加的失业保险支出累计为5180亿美元,是工资和薪酬累计损失的两倍。


「创赢盘」美国经济的“窟窿” 其实不需要拜登的1.9万亿美元来补插图(4)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政府对失业救济投入的超高效率令人惊叹。2月份的失业救济支出为23亿美元,而到了4月份就飙升至410亿美元,到7月份甚至达到了1170亿美元的峰值。1170亿美元比2月份的水平高出51倍,甚至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全年的失业保险支出。


  合计下来,在5项救助计划中,支票发放和免入息审查发放的资金,向美国家庭“直升机式”地撒了1.235万亿美元。


  总之,自2月份以来,工资损失的“窟窿”已经被失业保险救助填了两次,巨额现金发放又填了4.5次。


  免费的午餐正在全美国派送,只不过债务永远不会消失。而且由于疫情期间实施了减税政策,美国6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务还需未来的纳税人承担,总有一天,未来的政府会为此后悔。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

关于作者: 创赢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