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控股股票」倍特药业IPO:经营违规多次被罚

  7月6日,深圳证券交易所网站披露,成都倍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倍特药业”)创业板IPO上市申请已获受理。

  招股说明书显示,倍特药业本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500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9.30亿元,将用于特色原料药技改、研发中心升级建设、新药研发和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

倍特药业IPO:经营违规多次被罚

  《每日商业报道》发现,倍特药业近两年的营收增速放缓,利润也陷入了负增长,资产负债率更是在同行业公司对比中位居前列。与此同时,身缠诉讼以及子公司的亏损状况,让投资者为倍特药业的经营能力打上了问号。

  资产负债率高于同业

  据公开资料,倍特药业成立于1995年10月,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中西药产品、保健产品并开展科技咨询与技术服务为主的高新技术企业。

  根据报告期内的财务数据,倍特药业表现了较为稳定的收入,但也能看出其营收增速正在放缓,且净利润出现下降。

  2017年-2019年,倍特药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25亿元、25.31亿元、32.36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24.91%、27.86%。同期,倍特药业的净利润分别为1.3亿元、2.64亿元、2.05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03.19%、-22.4%。

倍特药业IPO:经营违规多次被罚

  倍特药业表示,2019年的利润较2018年有下滑主要系研发投入加大,今年一季度的收入则是因疫情受到影响而大幅下降。

  或许是受此影响,倍特药业的现金流量也在经历过增速放缓后降为了负值,但与此同时,倍特药业的资产负债率也高居不下。

  招股书中,倍特药业将恒瑞医药、海思科、南新制药等六家公司作为可比对象。2017年-2019年,这六家可比公司平均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7.71%、36.99%、33.56%。倍特药业资产负债率分别为 68.40%、56.67%和 57.12%,占比均过半,在行业内处于较高水平。

倍特药业IPO:经营违规多次被罚

  对此,倍特药业表示,若公司未来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量不充足,或外部经营环境和行业发展状况发生不利变化,可能对公司的偿债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另外,《每日商业报道》注意到,倍特药业在报告期内的销售费用也一直在上升。据招股书数据,在报告期各期末,倍特药业的销售费用分别为4.17亿元、13.87亿元、18.3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7.03%、54.79%、56.67%。2018-2019年,销售费用分别同比增长了232.75%、32.25%。

倍特药业IPO:经营违规多次被罚

  而其中超过9成的支出都是用于业务推广。2017年-2019年,倍特药业的业务推广费分别为3.51亿元、12.75亿元、17.08亿元,占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84.23%、91.92%、93.11%。2018-2019年,倍特药业业务推广费分别增长263.16%、33.95%。

倍特药业IPO:经营违规多次被罚

  与高销售费用形成对比的是,倍特药业在研发方面一直未有较大投入,属于“重销售轻研发”的经营模式,但在此次募投金额中约有2.6亿元会用于新药研发项目。

  子公司经营违规

  据招股书信息披露,倍特药业旗下共有14家子公司,其中大部分为100%控股。而在近两年的业绩报告中,足有9家公司业绩显示亏损,包括宝鉴堂药业、普锐特药业、慈安药业、海博锐药业、博斯威尔、锦坪医药、南京倍特、海锐特药业以及3月刚刚成立的塔奇生物。其中的普锐特药业最为严重,在今年一季度中净亏1914.34万元。

  倍特药业也在招股书中表示,可能会因此面临难以弥补子公司累计亏损的风险。

倍特药业IPO:经营违规多次被罚

  另外,招股书中提到,海锐特药业已于 2019 年 11 月被普锐特药业吸收合并,正在办理注销手续,不知是否与其惨淡的业绩有关。

  除了业绩堪忧,倍特药业的多家子公司在经营方面也状况不断。

  作为其子公司中为数不多在盈利的公司,四川仁安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仁安药业”)曾在上半年因涉嫌进口货物申报不实,影响海关统计准确性的违规行为,被南充海关处以罚款0.1万元。

倍特药业IPO:经营违规多次被罚

  2018年,仁安药业青白江分公司还曾因安全生产和环保问题分别被处以罚款2万元和3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2019年7月10日,倍特药业子公司南京倍特因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报告,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待补报其年度报告并公示后,被南京市江宁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移出经营异常名录。

  2017年8月9日,倍特药业子公司慈安药业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的行为,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在9月15日更正公示信息后,才被高新工商局移出经营异常名录。

  此外,于2017年底更名为“海南倍特”的海南利能康泰制药有限公司在当年3月,因未按照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资料,被海口市地方税务局大企业税收管理局行政处罚,罚款2000元。

  供应商存违规被罚

  子公司问题不断,母公司也不让人省心。作为一家药品生产与销售的企业,倍特药业还曾因医药产品质量不合格而受到处罚。

  据公开报道显示,2016年,倍特药业生产、销售的“盐酸黄酮哌酯片”(批号:150504)在国家评价性抽样中检验不合格,系劣药;召回药品未向监督部门报备。2016年12月6日,成都市食药局依据相关规定,对公司作出没收不合格药品、没收违法所得、罚款的行政处罚。

  2017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告称,成都倍特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1批次盐酸黄酮哌酯片不合格,相关部门已对不合格药品采取查封扣押等控制措施,要求企业暂停销售使用、召回产品,并进行整改。

倍特药业IPO:经营违规多次被罚

  与此同时,倍特药业还有几项重大诉讼在身,其中一起仍在审理中。据招股书信息,此案件将于11月20日进行开庭调查。

倍特药业IPO:经营违规多次被罚

  倍特药业的供应商也有着众多“黑历史”。

  山东齐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广东立国制药有限公司、内蒙古常盛制药有限公司都是倍特药业在报告期内前五大供应商名单的“常驻嘉宾”,然而这三家公司都曾在环保和安全生产上频频踩雷。

  据公开信息,2016年5月3日,齐鲁的控股子公司齐鲁制药有限公司曾在2016年5月因擅自开工建设未获批文件并已建成投产,被济南市生态环境局责令立即停产,并处以15万元罚款;其另一家子公司齐鲁制药(内蒙古)有限公司则多次因污染问题背上环保处罚。

  此外,齐鲁集团下的齐鲁天和惠世制药有限公司除了环保问题,还曾因违规作业出现重大着火中毒事故,被济南市应急管理局依规处以300万元的罚款。

  作为从2018年的第五跃居为2019年第一的供应商,广东立国制药有限公司也曾因环保问题被处罚,以及在飞行检查中因危化品管理存在缺陷被通报。

  常盛制药也曾多次出现环保问题并受到处罚,但这家公司的问题并不止于此,仅2019年,常盛制药就与4家合作方发生合同纠纷。据市监局公开信息,常盛制药还曾在2017因未依照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商讯杂志)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

关于作者: 新城控股股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