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股指期货」上市不满一年经营风险已现?IPO募资仅投入使用4.42%就再次募资 优刻得收上交所审核问询函

K图 688158_0

  近日,优刻得(688158.SH)发布公告,公司于11月13日收到了上交所对优刻得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问询函发现,上交所在首轮问询中提出了27个问题,分别就本次募投项目、前次募集资金使用、上市公司经营风险、补充流动资金、财务性投资五个方面进行了问询。

  记者注意到,优刻得于2020年1月20日完成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截至2020年6月30日,募集资金仅投入使用 4.42%,短短10个月过去,优刻得再次募资。对此,上交所要求优刻得说明首发募集资金只少量投入募投项目实际建设的原因,以及在持有大额货币资金、闲置募集资金的情况下,18个月内再次融资的合理性和必要性等。

  “短时间内再次进行融资,对云计算行业来说是比较正常的,这是由其重资产的行业性质决定的。就目前来看,优刻得想要取得市场份额还需要不断被输血,不断进行‘烧钱’,且中期维度来看,这样的战略至少3-5年都不会改变,不过能否熬到最后还需要时间检验。”TMT行业分析师刘涛(化名)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上交所首轮问询27问优刻得

  11月14日,优刻得发布公告,公司于11月13日收到上交所出具的《关于优刻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上证科审(再融资)[2020]8号),上交所审核机构对公司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申请文件进行了审核,并形成了首轮问询问题。

  优刻得此次拟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00000 万元,具体用于优刻得青浦数据中心项目(一期)及补充流动资金,项目建设期3年,一期项目合计容纳3000个机柜。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问询函发现,上交所在首轮问询中提出了27个问题,分别就本次募投项目、前次募集资金使用、上市公司经营风险、补充流动资金、财务性投资五个方面进行了问询。

  值得注意的是,优刻得于2020年1月20日完成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募集资金净额为183992.50万元,截至2020年6月30日,累计投入募集资金金额为8141.28万元,募集资金仅投入使用4.42%。其中,对内蒙古乌兰察布数据中心项目投入115819.41 万元。本次募集资金相较前次IPO募集资金的时间间隔少于18个月。

  基于此,上交所关于前次募集资金使用提出5个问题:第一,首发募集资金只少量投入募投项目实际建设的原因,是否按照预计进度推进,是否存在延期;第二,测算首发募集资金是否将出现大量闲置、结余及其金额;第三,结合日常运营需要、公司资产负债结构与同行业公司的对比情况,说明在持有大额货币资金、闲置募集资金的情况下,18个月内再次融资的合理性和必要性;第四,本次募投项目与前次募投项目内蒙古乌兰察布数据中心项目的关系,是否影响前次募投的订单消化能力;第五,结合IPO募投项目相关的信息披露内容,分析本次募投项目选址上海与前次募投项目选址的理由是否存在矛盾。

  优刻得在公告中表示,将与相关中介机构按照上述审核问询函的要求,对问询函中的相关问题进行逐项落实,并及时提交对审核问询函的回复,回复内容将通过临时公告方式及时披露,并通过上交所发行上市审核业务系统报送相关文件。

  刘涛(化名)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短时间内再次进行融资,对云计算行业来说是比较正常的,这是由其重资产的行业性质决定的。就目前来看,优刻得想要取得市场份额还需要不断被输血,不断进行‘烧钱’,且中期维度来看,这样的战略至少3-5年都不会改变,不过能否熬到最后还需要时间检验。

  上市三季度业绩大变脸

  记者查阅数据发现,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优刻得分别实现净利润5927.99万元、7714.80万元、2080.91万元和-7782.19万元;主营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36.44%、40.02%、29.02%、16.44%。同时, 存货周转率、应收款周转率、净利率、净资产收益率等财务指标亦出现较明显的恶化。

  日前,优刻得公布了2020年三季度财报,亏损进一步扩大。财报显示,前九个月优刻得营收16.38亿元,同比增长53%,但净利润由盈扭亏,由去年同期的1076.04万元大幅下滑至-1.7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高速增长的背后无法掩盖的糟糕净利润,也让优刻得在三季报发布后在资本市场上受到重创,当日股价暴跌,收盘时跌幅为8.71%,而市值相比上市之初的一度冲高突破500亿大关,如今已腰斩至236.4亿元。

  针对优刻得上市后即出现业绩亏损以及毛利率等财务指标大幅下滑的情况,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优刻得披露报告期内主要产品或服务的毛利率变化情况,并与同行业公司对比分析公司毛利率等财务指标大幅下滑的原因;同时还要说明开拓的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占比、为获客降价以及对公司上半年业绩的具体影响;结合本次募投项目投资周期、固定资产折旧情况等, 分析“优刻得青浦数据中心项目(一期)”对公司主营业务和财务状况的具体影响,在利润率持续下降的情况下仍不断加大固定资产投资力度,是否会造成亏损扩大及持续的亏损,并就盈利变化趋势及其拐点进行合理预计,对相关财务风险进行风险提示。

  “营业成本的大幅上升,上升比例远超过营业收入的增长比例,加上应收账款大幅提升,由此推断优刻得业绩变脸有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业务扩张带来收入提升,同时应收账款付款条件放宽,导致应收大幅度上升;二是上市之前提前确认收入和利润,上市之后进行账面调整。”某私募基金投资总监王斌(化名)向本报记者表示。

  记者了解到,毛利率下滑的情况在云计算行业中较为普遍。在这一情况下,如何找到新的增长点,以及如何寻找差异化的发展路径则更为重要,此前,《华夏时报》记者就优刻得三季度亏损进一步扩大的应对措施以及乌兰察布和上海青浦两大数据中心建设进展等问题多次致电优刻得,并向公司披露邮箱发送了采访函,但截至记者发稿,优刻得仍未给予任何回复。

  巨头面前中小云玩家生存困难

  优刻得三季报显示,本年度1-9月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增幅52.87%,主要系公有云收入增加所致。

  国际数据公司(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0上半年)跟踪》报告显示,2020上半年中国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IaaS/PaaS/SaaS)达到84亿美元,同比增长51%。从IaaS+PaaS市场来看,阿里巴巴、腾讯、华为、中国电信、亚马逊AWS五大厂商占总体市场份额达到76.7%,与去年同期相比上升2.7%,马太效应近一步扩大。

WechatIMG4300.jpeg

  “公有云市场前景广阔,但同时也巨头林立,中小云玩家的生存可以说是十分困难。”刘涛在受访时指出。这个赛道上聚集了阿里、百度、腾讯、华为等众多巨头企业,对于优刻得这样的中小云企业来说,如何破局,至关重要。

  刘涛表示,公有云的盈利依赖于业务规模的扩张,以及用户潜在需求的挖掘,哪怕目前行业的巨头,也需要第三方业务对其进行输血,单纯依靠公有云业务本身来盈利难以在短期内实现。

  物联网高级顾问杨剑勇则向本报记者表示,随着新基建持续推进,将会进一步激活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行业迎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但是通过优刻得、金山云等中小云玩家遭遇巨额亏损来看,行业竞争也异常激烈。且这个赛道上聚集了BAT、华为、亚马逊等众多重量级的玩家,对于高度依赖于公有云的中小云玩家来说,要想从巨头手中抢食异常艰难。

  “巨头之间为争夺云市场厮杀激烈,使得各云厂商盈利还未有时间表。当然,巨头在日益激烈的云市场尚无法实现盈利的局面下,中小玩家要想从中实现盈利,异常艰难。”杨剑勇进一步分析道。

  王斌则向记者表示,目前公有云巨头效应明显,进一步压缩优刻得的生存空间,未来应该布局细分专业领域,与巨头进行差异化竞争,集中力量干大事,避开低端市场。优刻得目前作为独立的第三方云服务提供商,应该以第三方独立为最要的优势,寻求在于巨头博弈之间的中立性,拓展更多细分市场的行业龙头,打造细分行业公有云,从而奠定自己的护城河。

(华夏时报)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

关于作者: 什么是股指期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