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豪高新股票」致远装备IPO正接受审核

「冠豪高新股票」致远装备IPO正接受审核

在油价暴跌、众多大客户向新能源转型的背景下,业务相对单一的车载LNG(液化天然气)供气系统制造商长春致远新能源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致远设备)拟通过IPO方式募集资金、扩大生产。11月11日,公司被审计。

致远设备的实际控制人是鸟家,鸟家总共持有公司97%的表决权。近年来,致远设备频频与伯德旗下的长春汇丰汽车齿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春汇丰)发生大规模资金借贷。2018年,资本借款达到4.58亿元,超过公司同期总收入(4.11亿元)。

此外,自2015年以来,伯德父子因债权纠纷多次被长春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现为长春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春中小企业担保公司)申请强制执行。直到2019年底,Bird等人才履行了全部付款义务,执行完毕,案件宣告结案。

近年来,业绩增长良好

拟上市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因债权纠纷多次申请强制执行。公司是致远设备,董事长是伯德。

2015年12月底,公布玉树市法院发布强制执行裁定,长春中小担保公司申请执行经公证的长春汇丰(当时为股份公司)、伯德、张亦弛(伯德之子)等债权文件。因为遗嘱执行人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无法履行还款,所以决定暂缓执行。

长春汇丰是致远设备的控股股东,目前直接持有公司69.4%的股权。伯德持有长春汇丰95%的股份,伯德的妻子王然持有剩余的5%。2016年,长春汇丰、伯德、张亦弛因借款合同纠纷再次申请长春中小担保公司强制执行。根据当年10月长春市二道区法院公布出具的执行裁定,伯德等人因与长春市中小担保公司发生借款合同纠纷,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房产管理部门、车管所和金融机构没有发现任何其他可供执行的房产。法院认为,遗嘱执行人目前没有其他财产可供执行,不能继续执行”。

长春市中小担保公司成立于1999年,是由长春市政府长春中小担保公司出资的政府融资性担保机构,曾两次申请强制执行,但执行人没有其他财产可供执行。鸟和长春汇丰都有很多资产,比如致远装备。

从财报来看,致远设备这几年业绩增长不错。2017-2019年致远设备收入分别为2.51亿元、4.11亿元和7.97亿元,同期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分别为2880万元、4350万元和1.32亿元。2020年上半年,两者分别实现了75.26%和90.08%的同比增长。

虽然致远装备发展得不错,但伯德父子还是在去年底摘下了被执行人的“标签”。2018年8月,长春市二道区法院表示,伯德等人自动履行支付义务,贷款合同纠纷强制执行案结案。一年多后,2019年12月底,吉林省玉树市法院宣布伯德等人已履行全部付款义务,执行金额为人民币2300万元。案件已结案,结案。实际控制人摘下被执行人的“标签”后,2020年1月,致远设备开始接受长江证券IPO辅导,开始IPO征程。

“一定是为了上市。”一位接近资本市场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说,如果不是为了上市,实际控制人可能不会那么爽快地偿还贷款。

借款规模一度超过总收入

伯德的资金来源是什么

2018年,致远设备借给长春汇丰4.58亿元,而致远设备总收入仅为4.11亿元。如上所述,长春汇丰和伯德父子当时也被列为遗嘱执行人。2018年,长春汇丰返还致远设备3亿元,但截至当年年底,仍有约1.48亿元未支付。2019年,致远设备又向长春汇丰借款4.68亿元,加上未偿1.48亿元,总额超过6亿元,是公司年净利润的数倍。但是,长春汇丰后来把钱都退了。

致远设备表示,从长春汇丰借入的资金主要用于购买原材料和生产设备、支付员工工资、支付其他经营费用、偿还贷款、支付关联交易和支付股息。

伯德和他的儿子被列为遗嘱执行人已经很多年了,他们在去年年底就解决了。“关键是怎么解决的?”一位资本市场人士认为,这需要致远设备向外界表明。此外,此人对关联方的流动性也有怀疑,毕竟这件事“花了这么多年”。

致远设备的主要客户包括一汽解放、成都大运会、SAIC红岩和济宁重型卡车。自2018年以来,公司90%以上的业务来自车载液化天然气供气系统,这些产品主要用于重型卡车企业的液化天然气汽车。但在疫情的冲击下,国际油价下跌,削弱了LNG重卡的经济优势。此外,近年来,全球汽车工业正在向新能源领域转型。在重型卡车领域,近年来出现了纯电力、混合电力、氢燃料电池等技术路线,正在蚕食液化天然气重型卡车的市场份额。未来业务重点将放在液化天然气领域的致远设备上,否则将面临风险。

关于致远设备的IPO,《每日经济新闻》年11月10日,记者致电致远设备,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评论。

(国家商业日报)

更多关于股票配资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的知识

关于作者: 冠豪高新股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