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生化股票」恒帅股份财务数据异常 高管职业履历信息存疑

宁波恒帅有限公司从事以微电机为核心部件的汽车微电机及汽车清洗泵和清洗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财务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和2019年的业绩增长并不高,销售额同比分别仅增长7%和2.79%。今年上半年销售额仅为1.29亿元,仅为2019年3.31亿元的40%左右。

据宇披露,恒帅控股在的投资及实际控制人之一于2017年1月注册成立宁波依迪汽车配件有限公司,该公司2017年营业额近400万元。而且,招股书披露的关联交易信息显示,恒帅与公司之间不存在关联交易,即idy汽车的销售是针对外部第三方的。

2018年7月,恒帅有限公司吸收合并宁波idy,合并后各方的债权债务及相关权利义务均由恒帅有限公司承担。根据石天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于2018年9月17日出具的《审计报告》号文件,截至2018年7月31日,宁波易迪总资产5077.93万元,总负债8.05万元,净资产5069.87万元;2017年末,宁波idy总资产高达5104.92万元。

在正常的财务逻辑下,衡帅股份在2018年年中吸收合并了这样一家总资产超过5000万元的公司,其主营业务是为衡帅股份以外的第三方客户服务,这应该会导致衡帅股份的总资产大幅增加。但实际上,财务数据显示,恒帅股份2018年末总资产为2.87亿元,与2017年末的3.47亿元相比没有增加,但也明显减少了6000多万元,其中与工业生产直接相关的固定资产没有显著增加,不符合正常的财务逻辑。

「振兴生化股票」恒帅股份财务数据异常 高管职业履历信息存疑插图

根据招股账面披露的财务数据,在2019年实现净利润6522万元的基础上,年末未分配利润仅为4499万元,较2018年的9182万元大幅减少。然而,招股账面并未披露该公司2019年的大额现金分红以及将未分配利润转移至股本的计划

据招股,披露,2020年2月前,公司董事会秘书一职由财务总监张丽君女士兼任,2020年3月,戴鼎先生被聘为衡帅公司专职秘书。公开简历信息显示,戴鼎先生此前曾在先锋、天邦、盛隆证券部工作,其中2015年3月至2020年1月担任盛隆证券事务代表兼监事。

「振兴生化股票」恒帅股份财务数据异常 高管职业履历信息存疑插图(1)

但根据圣龙股份有限公司披露的2019年度报告信息,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及监事会成员均非出现,戴鼎先生,2019年度报告中“报告期内离任的现任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信息中未提及戴鼎先生。

不仅如此,神龙股份于2020年4月28日发布《关于证券事务代表辞职及聘任证券事务代表的公告》,披露“董事会近日收到公司证券事务代表戴鼎先生提交的辞职报告。戴鼎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职务。戴鼎先生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在此背景下,戴鼎先生于2020年3月加入恒帅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董事会秘书,这也让人对这一信息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振兴生化股票」恒帅股份财务数据异常 高管职业履历信息存疑插图(2)

此外,根据在招股,披露的实际控制人的专业简历,徐宁宁先生于1994年3月至1998年12月担任“宁波海曙衡帅微电机厂”负责人。但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并无“宁波海曙衡帅微电机厂”的企业注册。据《天眼查》查询,“宁波海曙衡帅微电机厂”于12月注册成立

关于作者: 振兴生化股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