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459天业通联」还未上市 皓元医药已有股份被冻结

「002459天业通联」还未上市 皓元医药已有股份被冻结

11月9日,上海昊源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昊源药业”)将出席科技创新董事会会议,公开发行不超过1860万股新股,发行后不低于股本总股本的25%。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浩源药业股东所持股权被冻结,供应商的问题也令人费解。

冻结股票

据了解,昊源医药是一家专注于小分子药物研发服务和产业化应用的平台型高科技企业。其主要业务包括小分子药物发现领域的分子区块和工具化合物的研发,以及小分子药物原料和中间体的工艺开发和生产技术改进,为全球制药企业和科研机构提供从药物发现到原料和药物中间体大规模生产的相关产品和技术服务。

在2017年的-和2020年6月的-(以下简称“报告期”),浩源药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73966亿元、3.00195亿元、4.08969亿元和2.4876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500.69万元、1841.42万元、7342.96万元和4518.85万元,表现为持续上升的趋势

需要指出的是,记者发现,浩源医药每年至少有30%的收入来自海外。

根据招股,的说明,报告期内,昊源医药海外销售收入分别为6650.14万元、12372.65万元、16704.03万元和10304.15万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38.23%、41.4%、41.46%和41.69%。

对此,浩源药业表示,如果未来海外子公司所在国家或地区或出口国的政治经济形势、经营环境、产业政策和法律政策发生不利变化,或者发行人的产品和技术无法有效维持在海外市场的竞争地位,或者发行人的国际管理能力不足,将会因出现违约和正常经营过程中的侵权行为而引发诉讼或索赔,对发行人的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虽然昊源医药业绩不错,但存在一家股东所持股份全部被冻结的情况,冻结原因涉嫌集资诈骗。

截至招股招股书签署之日,浩源药业拥有股东, 19家,其中新余诚中堂持有浩源药业2.66%的股权,位列股东第十

根据《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协助冻结/解除冻结财产通知书》(龚航宫栋才/融财字[2019]JC136)的规定,新宇成中堂主要有限合伙人韦杰实际控制人控制的金诚财富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调查,新宇成中堂持有的浩源药业股权于2019年8月21日至2021年8月20日被全面冻结。

对此,浩源医药表示,上述股份冻结将影响公司这部分股份上市后的流动性。

供应商质疑

除了上述情况,记者还发现,浩源医药的供应商也有很多不寻常的情况。

根据招股, 2018年的指示,浩源医药向杭州凌云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凌云医药”)购买了价值1114.46万元的产品,凌云医药也是本期浩源医药的第二大供应商。

但天空调查显示,凌云医药成立于2018年,也就是说凌云医药刚成立就收到浩源医药1000多万的大额订单。

这就让人纳闷了,凌云医药是怎么刚成立就拿到这么大的订单的?

该公司告诉记者,“我公司从2016年开始与杭州欧尼合作,杭州欧尼为我公司提供中间产品。杭州欧尼是这些产品的贸易商,杭州欧尼可以利用其丰富的工厂资源为我公司提供合格稳定的产品。杭州

此外,根据招股,安徽世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世特”)的指示,已于2019年11月与浩源药业完成675万元的订单。

该公司告诉记者,2013年出售甘肃昊天的全部股权是业务和股权结构的整体调整。当时甘肃昊天处于累计亏损状态,公司以原出资价格转让股权,高于甘肃昊天每股净资产。

但令人不解的是,天眼查显示,安徽世特成立于2019年9月,成立后不久就收到了浩源医药近700万元的订单,并有可能在2个月内将上述订单送达浩源医药。

那么,安徽石特是谁呢?以上订单是怎么完成的,有没有猫腻?

此外,记者进一步查询发现,昊源医药持有洪灏生物100%的股权,洪灏生物持有安徽乐言100%的股权,也就是说安徽乐言是昊源医药的全资孙子公司。

出乎意料的是,根据招股的指示,安徽乐言的注册地址是安徽省马鞍山市磁湖高新区火里山大道北段1669号2号楼,而安徽石特的注册地址是安徽省马鞍山市磁湖高新区火里山大道北段1669号3号楼。

换句话说,安徽石特和安徽乐言是隔壁一栋楼的邻居。

那么,安徽史特和浩源医药有关系吗?

该公司告诉记者,这两者之间没有关系。地址在国家高新区科技企业孵化器内,大量企业注册,注册地址都一样。

前子公司的估值飙升

除了上面提到的供应商,下一个浩源药厂的供应商还得重点关注。

根据招股的说明,昊源医药于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月和6月在-向甘肃昊天化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肃昊天”)采购的商品金额分别为395.75万元、832.47万元和670.34万元,甘肃昊天始终是同期昊源医药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一。

不仅如此,甘肃昊天和昊源医药还有另外一个渊源。——甘肃昊天曾经是昊源医药的控股子公司。

数据显示,甘肃昊天成立于2009年。截至2013年5月6日,在工商变更登记前,昊源制药持有甘肃昊天83%的股权,是其最大的股东(注:2013年前情况不详)

2013年4月,昊源药业将其持有的甘肃昊天83%的股份以83万元的价格出售给薛。当时甘肃昊天估值100万,昊源药业正式退出甘肃昊天。

不料,6年后,浩源医药于2019年5月以人民币49,999,987元认购甘肃浩天新增注册资本人民币1,351,351元。增资后,昊源医药持有甘肃昊天12.21%的股份,当时甘肃昊天的估值约为人民币4亿元。

换句话说,6年时间,甘肃昊天的估值飙升了近400倍。

那么,甘肃昊天发生了哪些变化,为什么估值飙升?以上交易价格公平吗?

对此,公司向记者解释,公司自成立以来,没有自己的生产工厂和规模生产条件,委托外包厂家生产需求较大的原料药和中间体系统。为进一步拓展下游产业链,满足公司原料药及中间体业务产能增长,公司于2017年6月成立安徽浩源,生产原料药及中间体。安徽浩源计划在安徽省马鞍山市购买土地,并计划建设原料药和中间生产厂。但由于迟迟未获得土地和园区整体环评批复,安徽浩源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投产。

“为了确保公司在安徽工厂建成投产前有稳定的外包生产能力,公司计划参与一个原料药及中间体工厂;与此同时,位于甘肃昊天的白银银溪工厂已经在建设中,甘肃昊天正在融资建设子项目

本公司强调,2019年对甘肃昊天的投资是为公司相关产品放量,预留产能,投资价格是指资产评估结果,与同期其他外部投资者投资甘肃昊天的价格一致。公司在甘肃昊天投资的价格是公平的,没有利益转移。

(国际金融新闻)

更多关于股票配资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的知识

关于作者: 谈股论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