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办理基金定投」“大船”新东方二次上市 借资本东风“调头”

K图 EDU_0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以下简称“新东方”)即将正式成为第一只第二次在香港上市的教育股票。

10月23日晚,新东方通过香港联交所上市听证会,将第二次在香港上市;10月29日,新东方启动招股,计划发行851万股,其中公开发售51.06万股,国际发售799.94万股。每股发行价不超过1399港元,预计11月9日上市。

年初的疫情对新东方的业务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影响。在这种环境下,新东方实施了OMO模式(线上线下融合)来应对疫情的影响。根据招股书,新东方这次筹集资金最重要的是用于持续创新和技术投资,完善OMO系统。创始人余在疫情发生后表示,“疫情使教育机构加快了线上线下教育融合发展的步伐。从长远来看,这种新模式将成为教学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近年来,新东方一直在努力改革,但作为一艘“大船”,它的改革步伐似乎总是走走停停。正如余洪敏所说,“这次疫情确实给了新东方一个机会,让我们的技术布局速度比以前快了好几倍”。

“疫情期间,新东方在尽可能地适应和做出改变。新东方二次上市主要是用资金进行OMO模式,这也体现了新东方追赶市场的决心。但是新东方本身的很多问题并没有完全改变。”教育行业人士朱培元表示,此次上市是否会成为新东方改革的东风,不得而知。

关于上市,新东方没有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的采访。

在香港上市

虽然疫情影响了新东方等线下培训机构的运营,但并不能阻止新东方的二次上市。10月29日,新东方正式启动港股全球发售,寻求在香港二次上市。此次,新东方将发行851万股新股,其中6%可由散户公开发行,94%可由机构进行国际配售,最高发行价格不超过每股1399港元。

在这次香港上市中,新东方筹集资金最重要的是不断创新和技术投入,完善OMO体系。2014年,新东方开始测试OMO系统,但当时并不是新东方业务的核心。疫情爆发,新东方停课,取消海外考试,限制出国,使得新东方下降海外备考业务和海外咨询游学业务分别增长51%和31%。疫情对新东方业务的影响,已经在表现中显现出来了。

10月13日,新东方发布了2021财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财务报告显示,新东方2021年第一季度净收入为9.864亿美元,下降;净利润为1.747亿美元,同比增长8%,比下降高出16.4%

虽然新东方的业绩有所波动,但根据其披露的财务状况,新东方目前的现金流状况良好,净经营现金流为8.04亿美元,与同行相比,足以应对任何特殊情况。从财务数据来看,无论是资本状况还是负债率,新东方都比老对手有更好的未来。但从疫情期间的扩张速度来看,美好未来明显高于新东方。

根据最近的季度财务报告,新东方的招生人数约为258.56万人,比下降高出6.2%。好未来的学生总数(长期常规价格课程)从去年同期的约171.819万人增加到本季度的约295.638万人,同比增长72.1%。毫无疑问,在网络教学被屏蔽、网络教学处于窗口的时期,美好未来的行动显然比新奥尔良快

不可否认的是,由于疫情的影响,网络教育已经从原来行业中的配角变成了主流的教学方式之一。在这种背景下,新东方将OMO模式作为冲击的主力。不难看出,为了扭转线上的不利局面,新东方将OMO战略和新东方在线置于更高的战略位置。

新东方表示,OMO在线课程已经在20个城市推出,吸引了相当数量的新客户。在2021财年的Q1,新东方暑期促销活动的招生人数同比增长31%。

关于目前的行业形势,CEO周成刚表示:“预计中国教育板块将迎来一波市场整合浪潮,没有强大资金支持或在线教育系统的小机构可能无法在当前困难的环境中生存。因此,这将给我们带来新的机遇。”

“新东方显然认为,现在是主动攻击网络教育平台的最佳时机。因为新东方本身资金雄厚稳定,再加上二次上市的募集,可以预期新东方会更快的推动全国各地的扩张。”朱培源说。

与新东方有过接触的和君咨询合伙人、连锁经营负责人文志红表示:“新东方二次上市符合大形势下的变化,也说明有意加快公司的追赶之风。”

过渡中的“大船”?

虽然新东方受疫情影响很大,但创始人余多次公开表示,疫情对新东方来说是一个机遇,“这次疫情确实给了新东方一个机会,让我们的技术布局速度比以前快了几倍”。

新东方开始海外留学业务,但从2018财年开始,新东方披露的K12业务收入(包括优能中学和泡泡孩子)占比59%,成为其最大的收入来源。截至2020年8月31日结束的2021财年第一季度,新东方K12中小学通识教育业务收入同比增长约8%。目前,K12业务的学生约占新东方学生总数的90%,K12业务的收入已经占新东方总收入的70%左右。

2019年,于宣布实施“三个转变”(标准化、系统化、信息化),并亲自担任“三个转变工作组”组长。新东方统一了自己的中小学品牌,包括优能中学、泡泡英语,并提拔了一批高管,努力解决新东方长期以来的产品混乱、集团与分校的矛盾、权力集中分散导致的推广困难。

但据新东方内部人士透露,目前,除余外,三华工作小组没有其他有权有势的高管,并没有直接推动新东方的有效改革。新东方的讲师表示,新东方已经开始撤销地方分校营业部主任50%的考试权限,以加强总部对地方分校的控制,但目前新东方对地方分校的控制仍然有限。

朱培源告诉记者,“2019年,俞洪敏一反常态,以更加严厉的态度,决心在新东方进行深入改革。虽然新东方确实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做出了改变,但并没有达到于的预期。”记者梳理了俞近期在国内外的言论,发现他虽然在国内总是以苛刻的条件呼吁改革,但在的表现起伏不定的情况下,对新东方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

“从我个人的接触来看,余洪敏本人是一个非常豁达随和的人。所以新东方的改革可以理解为大船掉头的难度,但也可以理解为新东方和余自己都认为,改革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观察。”文志宏说。

但最近一段时间,除了很多网络教育机构准备上市之外,教师的竞争也更加激烈。今年,值得学习的网易等机构推出了“年薪”的噱头

“2020年上半年,很多新兴的在线机构在学生数量大幅增加的情况下,提高了付费项目的价格,这意味着这些教育新贵的价格优势其实并不明显。在目前的竞争中,已经从营销战变成了口碑战,新东方需要抵御更多来自新兴机构的攻击来维持自己的地位。”朱培源说。

(中国商业网)

更多关于股票配资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的知识

关于作者: 如何办理基金定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