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630股票」广联航空登陆创业板:大客户集中 子公司盈利存疑

K图 300900_0

10月29日,广联航空工业有限公司(300900。深证,以下简称“广联航空”)正式登陆深证创业板,交易所与发行价17.87元/股相比,广联航空上市首日上涨304.53%,开盘70元收于72.29元/股。

据公开信息,广联航空作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从事航空工装、航空零部件和无人机开发等。目前已与哈尔滨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沈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国内重点主机厂商及航空领域的多家重点科研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

但大客户的集中一方面给广联航空带来稳定的业务收入,另一方面企业应收账款占总资产的比重相对较高,收入确认集中在第四季度。

此外,《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从2018年底到2019年底,广联航空全资子公司哈尔滨卡普拉广联航空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普拉广联”)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翻了一番。然而,由于上市公司没有披露子公司承担的具体业务,因此不清楚其业绩为何有所提高。

无人机业务飙升

广联航空成立于2011年,主营业务为R&D,制造航空工装、航空零部件、无人机、航空辅助工具等航空行业相关产品。

根据招股对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指令,在创业板上市(以下简称“招股Book”),广联航主要通过各主机厂的任务分配、综合评标、议标、公开招标等方式获取订单,然后根据客户要求进行设计、开发、制造,最后通过销售相关产品盈利。

2017年至2019年,广联航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7亿元、2.06亿元和2.68亿元,2018年和2019年分别增长93.70%和30.08%。

在各期营业收入中,主营业务收入分别占97.26%、98.7%和98.97%。从近三年的产品收入来看,——航空工装、航空零部件和无人机的收入及其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比重波动较大。

其中,2017年和2018年航空工装收入分别为8632.47万元和8205.51万元,2019年增至1.17亿元。在上述三年中,该产品的收入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83.3%、40.28%和43.95%。

与2017年趋势,下降,航空工装收入占比相反,公司无人机产品收入为273.5万元,仅占主营业务收入的2.64%。到2019年,这个比例已经上升到42.69%,无人机产品的营收也上升到1.13亿元。

鉴于报告期内无人机业务收入快速增长,主要产品收入波动较大,深证交易所也于今年7月向广联航空发出了执行信。

广联航空在回复中解释称,无人机产品于2017年正式交付并实现收入,2018年量产销售,2019年进一步增长。收入快速增长是合理的。但航空工装产品的收益变化与当年工装配套的飞机有关。

除报告期内主要产品收入变化外,广联航主营业务毛利率在2017-2019年间也略有波动,分别为43.74%、51.04%和49.20%。

对比广联航空同行业4家民营军工上市公司和2家民营军工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前者比2017年6家企业的平均值低9.29%,但前者的平均值与2018年和2019年6家企业的平均值基本一致。

然而,在今年6月发布的招股宣言中,广联航空提到,“在极端情况下,公司将面临运营利润同比下降50%以上的风险。”豪威

广联航空在回复中表示,发行人所在的航空军工行业前景良好,主要产品具有突出的行业地位和竞争优势,这一风险已从招股书中删除。

应收账款更高

受行业特殊性影响,广联航空客户在航空制造产业链中上游集中度较高。

根据招股的书,广联航空的客户主要是AVIC、COMAC等国内航空工业核心厂商旗下的飞机主机制造商,以及航天科技等中央企业集团旗下的科研院所和科研生产单位。

2017-2019年,企业对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总额分别为9349.05万元、1.8亿元和2.5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87.74%、87.37%和93.61%。

由于大客户采用预算管理和产品集中采购制度,广联航的收入确认和经营业绩存在季节性差异,尤其是第四季度,分别占2018年和2019年年收入的77.1%和63.14%。

从财务指标来看,客户的集中分布及其结算特点也影响了广联航空的应收账款,使得企业的应收账款在报告期内占总资产的比例相对较高。

2017年至2019年,广联航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1亿元、2亿元和2.9亿元,分别占总资产的27.58%、31.17%和37.39%,超过2017年和2019年的经营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在每个期末的应收账款余额中,逾期应收账款分别占26.81%、29.22%和20.13%。截至2020年5月31日,2017年和2018年期后逾期应收账款占比分别为57.79%和73.55%,而2019年仅为24.31%。

此外,在应收账款的影响下,出现企业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也发生了较大变化,2017年广联航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为1280.94万元,与目前的净利润1850万元相差不大。

但在随后的2018年和2019年,企业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在-为953.47万元,在-为772.79万元,而当期净利润分别达到5295.44万元和7482.1万元。

在将净利润调整为经营活动现金流量的过程中,“经营性应收账款减少”项目发生了较大变化,从2017年的-2886.75万元,分别变更为2018年的-1.3亿元和2019年的-1.13亿元。

对于2018年和2019年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分别为-953.47万元和-772.79万元的原因,广联航空在招股解释说,一方面由于客户结算方式的影响,公司报告期末的应收账款相对较高,另一方面,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期末库存迅速增加。

子公司的利润增加了几倍

广联航空旗下子公司中,卡普拉广联成立于2013年4月,最初是spanair制造公司卡普拉欧洲与广联航空的合资企业。其中,卡普拉欧洲全资子公司卡普拉亚洲——持有62.50%,广联航空持有37.50%。

招股,卡普拉广联公司表示,该公司自成立以来未开展业务,处于长期亏损状态,但拥有生产复合材料零件的关键设备或设施。截至2018年底,其在-的营业收入为15.84万元,净利润为804.79万元

2019年3月,广联航空同意收购卡普拉亚洲在董事会上持有的卡普拉广联股权,随后双方于4月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总购买价格为人民币766.25万元。

卡普拉广联被接纳为全资子公司后,2019年营业收入达到11141.08万元,净利润814.08万元。与2018年底的数据相比,公司2019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加了几个百分点

据介绍,招股,哈尔滨晨拓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拓教育”)是“一家由汪曾铎控股的公司,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根据天眼超的信息,晨拓教育于2019年3月由原哈尔滨晨拓航空复合材料有限公司更名为现名。

其业务范围已从碳纤维和玻璃纤维复合材料的技术开发、产品制造和销售、复合材料及其零部件的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转变为教育软件的技术开发和技术推广。

此外,鸡西嘉应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应物流”)是招股书中“曾由汪曾铎的姐姐王春燕控股的公司”,但据田燕调查,该公司仍持有王春燕100%的股份。

2019年6月,嘉应物流由原来的鸡西广联机床有限公司更名为现名,经营范围由模具、冶金特种设备、金属切削机床制造、金属铸锻加工改为普通货物道路运输和一般仓储。

除实际控制人汪曾铎外,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俞刚控制的哈尔滨冲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也于2019年4月由原哈尔滨三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更名为现名,经营范围由加工铆接转为企业形象策划、会议展览服务。

关于2019年汪曾铎、余刚集中力量变更上述公司名称和经营范围的原因,以及2019年卡普拉广联承接的业务,记者致函广联航空,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中国商业网)

更多关于股票配资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的知识

关于作者: 谈股论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