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层国家”控制美国?阴谋论渗透美国政坛

“深层国家”控制美国?阴谋论渗透美国政坛

3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

近年来,各种阴谋论在美国猖獗,保守派和自由派都相信并宣传自己版本的阴谋论。自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以来,保守派发明传播的阴谋论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各种谣言、迷信、另类真理充斥了美国的舆论空间,制造了一种“平行世界”的感觉。

阴谋论是一种广为流传的社会信仰,认为某些个人或团体拥有巨大的神秘力量,能够控制世界达到不正当的目的。阴谋论在世界各地并不少见,尤其是在美国。它根植于个体认知和个性,与社会环境密切相关。

阴谋论在美国疯长,不仅凸显了美国社会和文化的特点,也反映了美国当前面临的政治危机。这些阴谋论给美国人民和政府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阴谋论空前发展的四年

从2011年开始,当时还是商人的特朗普极力传播所谓的“出生地阴谋论”,声称当时的奥巴马总统不是在美国出生的,因此没有资格担任公职。即使奥巴马出示了出生证明,特朗普也声称该证明是伪造的。特朗普作为这种阴谋论的旗手,并没有遭受名誉损失,反而积累了大量保守的“粉丝”。

2016年美国大选,自由派和保守派都在宣扬阴谋论。

自由派声称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甚至认为特朗普是普京的傀儡。到目前为止,许多人不愿意接受上次选举的结果,也不承认特朗普政府的合法性

特朗普和保守派大力传播诋毁希拉里的阴谋论。他们声称希拉里和她的丈夫涉嫌多起谋杀和儿童性侵犯案件,民主党高层邮件被盗是该党陷害俄罗斯的借口。特朗普还多次鼓吹“投票作弊阴谋论”,并在选举后声称自己实际上赢得了大多数普通选票,理由是许多“蓝州”(民主党主导的州)存在巨大的作弊行为。

这次选举为各种阴谋论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以前虽然有少数政客宣扬阴谋论,但很难进入主流政治舞台。但近日有美国媒体评论称,“自2016年大选以来,阴谋论在美国的传播发展空前。”从上到下,阴谋论在过去的四年里似乎已经成为美国政治甚至普通人生活的一部分。

特朗普及其支持者鼓吹的阴谋论之一就是所谓的“深国”。他们认为,一个与外交、军事、情报有关的强大集团长期控制着美国,不仅把美国引上了错误的道路,损害了美国人的利益,还试图颠覆特朗普政权。“深国”成了特朗普攻击自由派、共和党当权派和情报系统政敌的便利借口。

特朗普经常在社交媒体或官方演讲中引用保守阴谋论,并以此攻击对手或为自己辩护。他一天就转发了20多条关于匿名Q的阴谋论推文。为了攻击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抗议,特朗普声称那些抗议是由索罗斯等亿万富翁资助的。为了打击拜登的竞选势头,他声称拜登服用了某些药物或药物来改善他的竞选表现。

其他美国政治家也经常诉诸阴谋论。目前,至少有6名共和党众议员候选人表示相信“匿名Q”的阴谋论;民主党人热衷于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特朗普作为普京代理人的职位;希拉里为了阻止民主党议员加巴德参加该党总统初选,表示自己是共和党培养出来的,是俄罗斯人的宠儿。这也催生了一波社交媒体阴谋论。

阴谋论的土壤“恶之花”

阴谋论是一种类似迷信的误解,但对于它的一部分信徒来说却是一种认识世界的方式。阴谋论者在面对大量信息时,主要是基于自己的直觉和经验进行判断,而不是依靠逻辑推理和证据评价。他们很容易把不同的事件联系起来,用简化的方式解释超出自己理解能力的复杂事件,尤其是用秘密组织的操纵来解释重大事件。

一般来说,偏爱直觉思维的人比擅长理性思维的人更容易相信阴谋论。目前,一些世界大国的领导人讨厌专业人士,他们在看问题和制定政策时相信自己的直觉。他们的一些核心支持团体也是如此,他们怀疑专业知识,热衷于从一些宗教经典中寻找章节和句子,认为它们富含关于现实世界的隐喻。

相信阴谋论也是对缺乏安全感的人的补偿性控制机制。在一个面临恐怖袭击、经济危机和传统价值观挑战的社会中,许多人可能缺乏安全感和确定性,无法控制外部变化。相信阴谋论可以帮助一些个体发现事件的所谓“真相”,将外界的变化带入一个可以理解、可以预测、可以控制的范围,从而满足个体对安全和秩序的心理需求。

在美国,反对党通常更愿意宣扬阴谋论。他们依靠阴谋论来攻击对手,为自己的失败辩护。2016年大选后,民主党热衷于炒作“通瘤胃”就是这种情况。一旦有了权力,往往就不再依赖阴谋论了。

但特朗普当选后,这种做法被打破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不仅在选举过程中长期处于民调劣势,而且当选后遭到自由派和一些官僚团体的反对。阴谋论成了他自卫和辩护的重要工具。

当今美国,一些保守的宗教人士更沉迷于阴谋论。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一些教派的基督徒将与恶魔的斗争置于精神和政治的关键位置。在他们看来,恶魔不仅攻击人,还控制公共机构,如新闻界、学术界、政府,当地的联邦官僚机构等等。堕胎权、同性恋、移民、福利项目、环境法规、经济控制,都是自由主义者和“深层国家”摧毁美国的邪恶手段。

这些教派的信徒信奉这种强烈的末世阴谋论,主要是因为他们对信徒的数量和价值观的前景有很强的不安全感。美国白人的相对规模一直在下降,预计在20多年后将降至总人口的一半以下;美国社会越来越自由化和多样化,其传统价值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在这种强烈的种族文化危机感下,一些信徒需要阴谋论来解释外部变化,弥补自身的不安全感,将自己的危机归结于自由主义者、联邦政府,少数民族、移民等群体的“阴谋”。

近年来,由于有利的社会土壤和政治环境,阴谋论在美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美国社会一直盛行个人主义,鄙视权威,怀疑政府根据一些民调,至少有一半的美国人相信与肯尼迪遇刺、登月、华尔街、UFO、神创论、军工情结、地平线理论、共济会、犹太人、“9.11”事件、疫苗、气候变暖等有关的阴谋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美国人民对政府的信任一直持续到下降,从1965年下降的77%到现在的20%;对主流媒体的信任度更低,只有13%;对科教圈信任度不高,分别只有40%和25%。

一些保守派尤其不信任当局。他们从形态,的角度反对大政府,认为主流媒体、科学和教育是由自由主义者控制的。

此外,目前的高度政治两极化使美国人更容易相信自己政党的极端观点,并指责反对党的人做秘密和可怕的事情。与此同时,互联网的发展极大地便利了阴谋论的传播。很多阴谋论,以前只局限于小圈子,现在已经通过互联网广泛传播。甚至社交媒体算法也是为了给用户提供更符合他们胃口的极端内容。

被阴谋论“撕裂”

相信阴谋论可能会显著改变个人政治行为。

一方面,相信阴谋论可能会减少一些选民的政治参与,因为他们认为整个世界都在被少数有权势的人操纵,他们对政治趋势无能为力。

另一方面,阴谋论也可能让一些个人变得极端和激进。2016年12月,一名“披萨门”阴谋论信徒为了调查所谓的拐卖儿童阴谋,袭击了一家餐厅。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在流行病和种族相关阴谋论的刺激下,一些保守的白人用枪对抗政府或抗议者,甚至导致暴力和枪击事件。

阴谋论的盛行也可能会降低政府的治理能力。相信阴谋论会降低人们对政府,的信任,这也将影响政府的合法性。因此,无论政府奉行什么政策,人们都有可能提出质疑和阻挠,两党很难在重大问题上达成共识。

相信阴谋论和政府的官员倾向于推卸责任,而不是积极解决问题。政府未能应对疫情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此外,医疗和疫苗相关的阴谋论会加强患者对医疗机构的不信任,影响人们的健康;与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相关的阴谋论将阻碍政府应对全球变暖和发展清洁能源的努力。更多关于股票配资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的知识

关于作者: 华兰生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