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犯罪率”的瑞典,这回失控了

“低犯罪率”的瑞典,这回失控了

【正文/观察者网熊】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全球,北欧国家瑞典的“群体免疫”屡遭诟病。这一策略不仅未能控制疫情,还严重拖累了经济。现在看来问题远不止于此。

9月下旬,瑞典首相斯特凡洛夫文承认,“我们有一个明显的问题”。《旁观者》澳大利亚版指出,莱文指出的“问题”不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是整个夏季瑞典的高犯罪率。

《旁观者》周刊还指出,虽然莱文承认问题的存在,但他似乎仍然否认问题的本质,他在一些敏感问题上的态度是犹豫不决的。

《旁观者》澳大利亚版周报截图:瑞典的犯罪问题已经失控,不容忽视

“低犯罪率”曾经是瑞典的一个标签,但今天的社会是毁灭性的

《旁观者》杂志将如此大规模的犯罪问题描述为让被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拖垮的瑞典人“难以置信”。要知道,瑞典向来以“低犯罪率”著称。

在过去的夏天,瑞典经常发生爆炸、手榴弹袭击和枪击事件。比率帮派斗争和谋杀的数量是德国的近十倍,人们越来越觉得他们的政府无法控制犯罪问题。

今年8月,瑞典斯德哥尔摩南郊发生了一场帮派枪战。一颗流弹击中了一名正在附近遛狗的12岁女孩,最终导致她死亡。

死者女孩的朋友在接受采访时说,枪击是他们社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有些孩子几乎每天晚上都能听到窗外的枪声。年长的瑞典人可能会对此感到震惊,但这个地区的孩子真的习惯了他们周围的暴力。

今年8月,当地民众自发地通过社交媒体哀悼一名12岁女孩的死亡

9月初,瑞典国家警察局副局长马茨勒温。Fving)表示,瑞典至少有40个以家庭为基础的犯罪网络或宗族体系,一些移民来到瑞典“只是为了组织和系统地犯罪”。据他说,这些人通过贩毒和勒索赚钱,“有很强的暴力倾向”。

警方透露的消息耸人听闻,因为瑞典首相莱文一直把这些罪行视为“与社会经济有关的问题”。针对国家警察局副局长的发言,他坚持这种观点:“我不想把犯罪和民族问题联系起来。”

《旁观者》指出,这句话就像政府,瑞典的口头禅一样,实际上暗示着,即使问犯罪和移民之间是否有联系,也是一种“排外”的表现。

瑞典首相的立场有所改变,但有些话是“隐藏的”

文章认为,问题不在于所谓的人的肤色,而在于输入型犯罪的问题:一些来自非瑞典文化圈的家庭不仅停留在自己的圈子里,甚至还“掠夺和掠夺”各个种族的瑞典人。这些人建立了与政府“平行”的体系,向瑞典和政府发起挑战。一些政治家根本意识不到这些问题。

比如今年8月,瑞典“敌对罪犯”冲突升级,犯罪团伙甚至采取了一些前所未有的行动。例如,蒙面武装人员在哥德堡设置路障,控制进入某些街区的车辆。因为当地帮派命令居民呆在家里,街道甚至是空的。

哥德堡当地一所学校的校长直言不讳地说:“我最后一次目睹一个由犯罪民兵控制的检查站时,它还在阿富汗出现过。”同时,出于安全考虑,哥德堡部分地区的“医生家访”已经暂停,老人和残疾人护理服务人员无法正常工作。

虽然一直没有将国内犯罪活动与种族和移民问题联系起来的意愿,但据英国媒体“TV6新闻”报道,瑞典首相莱文在9月9日接受采访时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同一天,莱文在瑞典SVT电视台的一个节目中说,如果中国新移民的融合问题得不到解决,瑞典的社会矛盾就会加剧。“现在情况很糟糕,这个问题正在发生在我们身上。”

然而,莱文也在SVT电视上再次强调,犯罪不应与任何特定的民族背景、肤色或宗教相关联。

尽管如此,《TV6新闻》认为,莱文似乎正在改变他对犯罪与移民关系的一些原有立场。因为之前他和他所属的瑞典社会民主党都坚信困扰全国的团伙犯罪不应该和移民有关。

移民犯罪率太难看了,政府,瑞典动了脑筋

至于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旁观者》周刊指出,政府在瑞典的长期做法是否认这些问题的存在。

多年来,从政府的立场来看,大多数媒体的说法,“犯罪率”被称为一个错误的概念或错误的消息。为此,政府,瑞典还设立了“公共关系预算”,雇佣人员撰写“事实核查”帖子,否认国际社会对该国一些事件的报道,但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去年12月,据俄罗斯卫星机构报道,瑞典林雪平大学(Link?平大学)发布了一份题为《可以信任Br?吗?对政府研究中偏见的调研》的调查报告。调查发现,为了保持低犯罪率的形象,政府实际上迫使统计机构伪造数据,并“隐藏、篡改和故意忽略”丑陋的犯罪数据。

调查报告封面

Br?是瑞典国家预防犯罪委员会的简称,隶属于司法部。其主要工作是收集关于犯罪和预防犯罪的数据,汇编官方犯罪统计数据,评估改革,并支持基层预防犯罪。

知情人士还透露,由于数据涉及种族和移民等“政治敏感”话题,瑞典司法部向政府员工施压,以“统计方法缺陷”为名篡改数据,并应避免大选。

根据Br?根据委员会的原始数据,瑞典的暴力犯罪始于2014年的上升,尤其是在移民和贫困社区。2015年以来,上升性侵、性侵、抢劫案件数量迅速增加,当时来自中东的“难民潮”席卷欧洲,而人口约947万的瑞典先后接纳了16万移民,按人均份额排名欧洲各国第一。

2017年,瑞典报告的强奸案件数量增加了10%,达到每10万人73起,比过去10年增加了24%。

由于瑞典治安环境恶化,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网站去年12月20日发布消息称,中国公民在瑞典遭遇财产盗窃抢劫案件较多,破案率较低。中国驻瑞典使领馆提醒在瑞典的中国公民谨慎选择旅游目的地和居住区,加强安全防范。

多年来瑞典每100,000人中报告病例数的变化。委员会

然而,就在几周前,瑞典首相莱文甚至以斯德哥尔摩一名年轻人被轮奸谋杀为例,辩称来自富裕家庭的儿童吸食和使用毒品,导致了这些贫困地区的枪击事件。

据《旁观者》周刊》报道,虽然瑞典的政府视富家子弟为“替罪羊”,但到目前为止,政府一直对犯罪性质的逐渐变化保持沉默,有些甚至非常奇怪,难以理解。周刊还问,瑞典有一小部分年轻人吸毒是真的吗,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国家的团伙谋杀率比其他国家高十倍的原因?

事实是,一些犯罪行为的性质正在发生变化,甚至一个新的术语——“侮辱罪”已经在出现,瑞典被创造出来。许多年轻移民不仅抢劫,还恐吓和贬低他人,受害者往往是儿童和年轻人。

《旁观者》周刊最后说,因为孩子面临安全威胁,很多瑞典家长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孩子并不是生活在“犯罪率低的国家”。尽管政府仍在回避和否认这一点,但家长们认为,现在是诚实讨论犯罪的时候了。更多关于股票配资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的知识

关于作者: 沪电股份股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