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车第一股”嘀嗒赴港IPO 降补贴策略如何玩转“烧钱”大战

10月8日,tick行程(以下简称tick)正式提交至HKEx,海通国际资本有限公司和野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为共同发起人。根据招股的统计,-2017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收入分别为4900万元、1.18亿元、5.81亿元和3.1亿元。

1.png

资料来源:招股图书

自2014年成立以来,Tick通过搭便车和出租车业务逐步扩大了市场。经过最初的“烧钱”式的快速扩张,Tick在2019年开始扭亏为盈,成为国内免费乘车的领头羊。滴滴、Hello、曹操前往线上车轨时,Tick率先推出上市。而收益取决于顺风车业务的勾号,如何在疫情下规避行业风险,继续助推业绩走势?

搭便车在弯道超车

Tick-tock最初是一项免费的业务,依靠其核心业务实现弯道超车。根据Jost Sullivan报告,Tick-tock在2019年的游乐设备市场排名第一,市场份额为66.5%。

Tick-tock的业务涵盖搭便车、出租车、广告等服务,其中搭便车是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游乐业务收入分别为7800万元、5.33亿元和2.72亿元,分别占总收入的66.3%、91.9%和87.8%。

2.png

数据显示,2019年,Tick-Tick平台交易总量为11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38%。其中,交易搭便车总量从2017年的约7亿元增加到2019年的85亿元。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搭车人次直线下降,交易总量降至33亿元。

2020年上半年,Tick在全国366个城市提供搭便车服务,登记搭便车者约1920万人,认证搭便车者980万人,累计载客3670万人。其“滴答之旅”应用的平均月活跃用户约为1470万。

从毛利率来看,上升的游乐业务保持稳定。截至上半年,滴滴提供的游乐平台服务毛利率为86.3%,高于2019年同期的75.4%。

关于搭便车业务的未来发展,Tick-tock在招股书中提到了相关风险,包括恶性犯罪引发的公众对搭便车安全的担忧、商业模式的争议以及监管机构对搭便车的严格监管。此外,免费乘车市场可能面临其他旅行选择、安全和隐私问题等挑战。

该公司在招股披露,目前它正卷入20起被列为被告的未决诉讼。据企业调查,Tick的主要经营者是北京长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目前涉及70起法律诉讼,包括保险纠纷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今年9月1日,CEO宋中杰在公司六周年活动上表示,“中国风车发展刚刚起步,计划未来几年将私人乘用车参与顺风行驶的比例提高20%。”

根据提供的数据,截至8月31日,累计出行注册用户超过1.8亿,注册车主超过1900万,注册车主超过1000万;累计注册出租车司机超过190万人,累计注册出租车司机超过80万人。

据艾媒体报道分析,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的自由轮市场呈现出持续混战的竞争格局。滴滴和风车、高德风车一度在出现短暂下线,随后是Hello Travel、曹操Travel等品牌。如今,搭便车路线的竞争越来越激烈。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搭便车用户将达到2.49亿。

对于公司业绩及后续上市计划,《投资者网》联系了Tick品牌部,未收到回复。

旅游赛道竞争激烈

滴答在板块的两大业务是:搭便车和出租车业务。与搭便车的生意相比

不容忽视的是,目前出租车仍然是中国四轮旅行市场的最大部分,2019年占市场份额的68.6%。

至于出租车市场这块大蛋糕,不同平台之间的拉锯战依然如火如荼。今年9月1日,滴滴称将其“滴滴打车”业务升级为“快新出租”,此前还推出了新品品牌“花猪打车”和“青菜拼车”。专注于餐饮服务的美团也推出了出租车服务,百度和高德也聚集了几个在线汽车平台参与竞争。

据Jost Sullivan报道,根据已完成的出租车订单,2019年中国出租车市场前五大在线移动平台总市场份额为3.07%,其中滴滴排名第二,市场份额为0.55%。

网络经济学会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分析师陈告诉《投资者网》,与滴滴庞大而全面的一站式移动旅行服务提供商相比,滴滴是一个小巧而漂亮的垂直模式,专注于打车和乘车市场。得益于“轻资产运营”模式,Tick-tock不用承受太大的财务压力,率先实现盈利,但面临的挑战也很明显。

“赛道上的旅行竞争非常激烈。除了第一梯队的滴滴出行,还有首汽车、曹操出行、T3出行、首汽车、稻香出行等第二梯队,还有美团出租车、高德出租车、百度出租车等聚合平台。过于单一的业务使得旅游抗风险能力不足,也会限制旅游的发展空间。”陈对说道。

如何减少“补贴”来应对竞争

在旅行轨道上,与其他行业领先者相比,滴答起步较晚。2014年滴滴诞生的时候,市场上“补贴战”盛行,包括滴滴、快迪、优步等推出补贴和奖励,覆盖车主和用户。

巨头们激战之后,行业迎来了一波整合浪潮,滴滴先后合并快迪和优步,抢占旅游市场的榜首。此后,网络旅游领域出现了新的势力,如Hello、美团、曹操等。

尽管赛道火爆,Tick还是受到了蔚来资本、IDG、崇德投资、易车、高淳、JD.COM、携程等众多机构和投资者的青睐。并在三年内获得了四轮融资。IPO前,滴滴出行联合创始人持股比例为34.43%。

为了争夺一席之地,Tick采取了很多“烧钱”的策略来吸引用户。在业务发展初期,滴滴提供各种形式的补贴和激励来获取客户,后续的收益主要来自向搭便车者收取的服务费。

这样的“烧钱”也导致公司的销售和分销费用大幅增加。特别是2017年和2018年,滴滴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分别为9900万元和10.94亿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203%和930.7%。

到2019年,滴滴业绩实现了快速进步,扭亏为盈。根据调整后的净利润,公司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调整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72亿元和1.51亿元。这离不开自身业务的支持,包括乘车次数、交易总量和服务费率的大幅提高。

滴滴在提高盈利能力后,选择了减少补贴的策略。Tick-tock在《招股》一书中称,该公司通过“信息服务费”创收,并且不拥有汽车。此外,公司不需要向搭便车者和出租车司机支付大规模的激励和补贴。

这体现在最近三年的服务成本上。-2017年和2019年票务服务成本分别为2500万元、4900万元和1.19亿元,其中对私家车主和出租车司机的补贴比例从23.3%大幅下降至1.2%。

另一方面,补贴战的硝烟还在蔓延。9月1日滴滴重启“快”时,宣布专项补贴1亿元;10月9日,又宣布启动“滴滴喵节”,称投入101亿元补贴,发放各平台、各类旅游代金券。

对于Tick-tock来说,它正在努力减少补贴,寻求变现,目前业务规模在不断扩大,未来如何规划上市还有待观察。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

关于作者: 新股申购条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