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利德爱自夸 上交所一拷问 尴尬了……

  9月30日,国庆节前科创板最后一次审议会将召开。

  优利德科技(中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优利德”)便是其中一家受审企业。

  有意思的是,优利德曾“吹嘘”自己是亚洲知名且规模较大的仪器仪表公司之一,后在上交所的拷问之下又进行了删改。不过,IPO日报发现,优利德这番“自夸”在上会稿之外并没有消失。

  经不起拷问的“自夸”

  据了解,优利德主要从事测试测量仪器仪表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电子电工测试仪表、温度及环境测试仪表、电力及高压测试仪表、测绘测量仪表和测试仪器等。

  优利德的实控人为一家四口,即父亲洪佳宁、母亲吴美玉、儿子洪少俊和洪少林。这四人合计控制优利德79.18%的股权。

  2020年5月,优利德报送科创板申报稿,并在申报稿中不止一次表示,自己是亚洲知名且规模较大的仪器仪表公司之一。

优利德爱自夸 上交所一拷问 尴尬了……插图

  公司简介,数据来源:科创板申报稿

  这番表述引起了上交所的关注。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优利德说明这番表述是否有充分的表述依据,若没有则删除相关表述。

  在上交所的“拷问”之下,优利德并没有给出依据,随后在后续的上会稿中将“亚洲知名且规模较大的仪器仪表公司之一”的描述修正为“国内知名的仪器仪表公司”。

优利德爱自夸 上交所一拷问 尴尬了……插图(1)

  问询摘要,数据来源:问询回复函

  不过,优利德对外仍保留了这番表述,截至9月29日,官网仍显示,优利德是亚洲知名且规模较大的仪器仪表公司之一。

优利德爱自夸 上交所一拷问 尴尬了……插图(2)

  公司简介,数据来源:优利德官网

  “虽然还没有达到违反信披的程度,但官网上这样显示还是有一些问题。”投资金融律师董毅智对IPO日报表示。

  对此,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吕随启认为,官网仍放置申报稿被删除的词句,似乎信息披露不够准确。

  关于公司宣传,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则坦言,企业做宣传的时候,跟自己的实际地位相吻合会比较好一些。

  高端产品比例较低

  业绩方面,优利德2017年至2019年营业收入连续增长,分别为4.01亿元、4.64亿元、5.4亿元。

  不过,虽然优利德的业绩在增长,但与国际领先仪器仪表厂商相比,公司在业务规模上还是存在较大差距。

  优利德主要竞争对手福禄克(FLUKE)、泰克(Tektronix)的母公司福迪威集团(股票代码:FTV)2019年度营业收入为73.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499.3亿元),其中专业工具和设备收入规模为50.1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42.07亿元);是德科技(股票代码:KEYS)2019财年的总收入为43.0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93.51亿元)。

优利德爱自夸 上交所一拷问 尴尬了……插图(3)

  财务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在上交所拷问下,优利德在上会稿中新增了技术差距的表述。资料显示,虽然公司手持式万用表、钳形表等产品的技术水平,在行业内具有较强的竞争力。但是,在测试仪器、红外测温产品领域,公司主要生产中低端产品,较国际领先水平存在较大差距,以示波器为例,公司示波器产品模拟带宽最高为1GHz,而全球最高水平可达110GHz。

  从产品结构来看,优利德2017年至2019年高端产品的占比分别为10.56%、11.54%、10.44%,其主要以中低端产品为主。

优利德爱自夸 上交所一拷问 尴尬了……插图(4)

  产品结构,数据来源:上会稿

  暴涨因偶然因素?

  到了2020年上半年,优利德营业收入和利润均暴涨。

  根据容诚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优利德2020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5.17亿元,同比增长99.37%。同期,优利德的归母净利润为1.12亿元,同比增长312.94%。

  截至9月29日,东方财富显示,科创板盈利企业的平均滚动市盈率(即最近4个季度的财务数据为基准计算出的市盈率)为101.92倍。以此计算,优利德可能达到的市值为140.86亿元。

  而2019年12月,外部投资者增资优利德时,优利德的整体估值只有7.42亿元,考虑稀释后的增值率为1324.41%。

优利德爱自夸 上交所一拷问 尴尬了……插图(5)

  科创板上市公司摘要,数据来源:东方财富

  虽然优利德2020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扣非前后只相差10.76万元,但优利德这半年利润猛增却充满“偶然因素”,如果按上述市盈率投资,将会有一定的风险。

  上会稿显示,优利德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及净利润的大幅增长主要是受红外测温产品在“新冠肺炎”特殊背景下销量增长的影响。

  目前,百度疫情报告显示,截至9月29日,国内现有确诊数有379例,昨日新增6例,累计治愈8.59万人。

  在国内疫情变化的情况下,优利德的业绩增长能否保持这一幅度是值得注意的问题。

优利德爱自夸 上交所一拷问 尴尬了……插图(6)

  国内疫情情况,数据来源:百度疫情报告

  同时,科创板企业价值回归较多。截至9月29日,东方财富显示,科创板上市公司的收盘价相较历史最高价平均少了38.06%,其中,沃尔德最新收盘价仅有历史最高价的29.27%。

  对此,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吕随启对IPO日报表示,可能是部分股票技术含量不足,业绩支撑不够,高市值已经透支了未来的成长性,且估值过高,所以经历了价值回归。

  针对上述问题,IPO日报向优利德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IPO日报)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

关于作者: 我爱期货之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