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成本、费用等关键性财务指标前后“打架” 海泰新光IPO招股书疑点多多

  新三板摘牌一年多后,光学器件制造商青岛海泰新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泰新光”)再一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9月29日,在其披露科创板IPO申请近5个月后,经过三轮问询的海泰新光将迎来上会。

  招股书显示,海泰新光的主营业务为医疗器件及光学器件的生产制造,2016年4月至2018年10月期间曾在新三板挂牌。2017~2019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81亿元、2.01亿元和2.53亿元,对应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51亿元、0.55亿元和0.73亿元。

  从数据上看,海泰新光报告期内经营稳健、业绩良好,收入利润均呈稳步上涨趋势。然而,本网记者对比公司在挂牌新三板期间披露的年报却发现,海泰新光招股书中的多处核心数据与历年年报所披露的情况不一致,其披露信息及财务数据的真实性令人质疑。

  通过对比海泰新光招股书申报稿(2020年4月27日报送)、招股说明书上会稿(2020年9月21日报送)以及公司挂牌新三板期间披露的2017年年度报告(2018年3月29日报送)等信息,本网记者发现海泰新光招股书中公布的财务数据与2017年年度报告出现不一致的情况较多,差异范围涉及海泰新光报告期内的资产、负债、营收、成本、费用、现金流、政府补助以及非经常性损益等方面,数据“打架”情况的内容之多、范围之广令人震惊。

  例如,公司资产负债方面,海泰新光招股书显示,公司截至2017年底的资产合计23085.72万元,负债合计3717.76万元;而公司2017年年报却显示,同期海泰新光的资产合计为23156.33万元,负债合计3063.08万元——招股书中的资产比公司年报数据少了70.61万元,负债多处654.68万元。

图片1.png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图片2.png

(图片来源:企业2017年年报)

  营收、净利润方面,海泰新光招股书显示,2017年公司营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8103.5万元、5109.28万元;而2017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同期的营收、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17811.99万元、4917.33万元——招股书营收、净利润分别比当期年报多了291.51万元、191.95万元。此外,基于上述数据的不同,海泰新光招股书与2017年年报中的基本每股收益也出现了差异,两个版本中的数据分别显示为1.08元/股与1.45元/股。

图片3.png图片4.png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图片5.png

(图片来源:企业2017年年报)

  其次成本与费用支出上的差异也比较大。海泰新光招股书显示,2017年公司营业成本为7417.11万元,其中销售、管理、财务、研发费用分别为481.53万元、1850.12万元、529.16万元、1610.7万元;而海泰新光2017年年报则显示,该年公司的营业成本为7249.06万元,销售、管理、财务费用分别为347.87万元、3461.02万元、508.38万元。其中,招股书中的销售、管理、财务费用分别比年报中多出133.66万元、﹣1610.9万元、20.78万元。

  上述管理费用相差较大的原因之一为海泰新光在2017年年报中将研发费用合并至管理费用,而后在招股书中又单独将此项拆分开。而值得注意的是,从海泰新光2017年两版管理费用1610万元的差值与公司招股书中所述该年1610万元的研发费用来看,该项费用似乎并无问题,然而细看海泰新光2017年年报记者却发现,公司该年计入年报的研发费用仅为1528.25万元,再次与招股书数据出现矛盾。

图片6.png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图片7.png图片8.png

(图片来源:企业2017年年报)

  此外,据本网记者不完全统计,海泰新光招股书数据与财报不一致之处还包括公司2017年受政府补助金额、非经常损益以及当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三项指标在公司招股书与年报中产生的金额差分别为10.28万元、﹣63.78万元、﹣497.35万元。具体明细如下图所示:

图片9.png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图片10.png

(图片来源:企业2017年年报)

图片11.png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图片12.png

(图片来源:企业2017年年报)

图片13.png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图片14.png

(图片来源:企业2017年年报)

  针对上述海泰新光招股书数据与年报多处“打架”的情况,本网记者查看了公司报告期内与新三板挂牌期间发布的所有定期报告及临时公告后发现,海泰新光在报告期内除了曾于2018年3月29日,与当期年度报告同日发布的临时公告《青岛海泰新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会计政策变更公告》涉及到公司部分会计政策的变更之外,并未有其他会计政策变更的说明以及能解释上述财务不一致信息的、涉及公司是否进行过会计调整的解释,且该项会计政策变更及相关会计处理已与公司公布2017年年报前完成,并不构成导致上述公司招股书与年报信披差异的原因。

  基于此,本网向海泰新光发函询问招股书与年报披露财务数据出现上述种种不一致的原因及合理性,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中宏网)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

关于作者: 潍柴动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