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晶科资本“阳谋”:最后的光伏“赴A者”保留双重上市地位

K图 JKS_0

  国内光伏组件龙头企业晶科能源(JKO)没有成为海外上市的“吃螃蟹者”,却差点困顿于美股的“迷雾”中。

  当正式对外宣布启动国内资本市场的上市计划后,晶科能源拨开了这层“迷雾”,给外界一个答案——未来三年,其将通过主要经营子公司江西晶科,寻求科创板上市的机会。

  但对于光伏行业而言,三年极有可能意味着一个机会窗口完整地出现和消失。已经在资本竞赛方面稍显落后的晶科能源,恐怕需要加速。

  最后的“赴A者”

  曾几何时,奔赴美股上市一度成为国内光伏企业的“殊荣”。2005年至2007年,老牌光伏巨头们掀起了赴美上市潮:尚德、阿特斯太阳能(CSIQ)、英利、赛维、天合光能、晶澳太阳能等先后在美股“敲锣”。

  晶科能源没能赶上这波浪潮,直到2010年才正式登陆美股市场。不过,作为后来者的晶科能源却也见证了光伏中概股的变迁——尚德、英利、赛维因债务危机相继破产重整,并被迫退市(英利目前暂停交易);晶澳太阳能、天合光能主动撤离,通过借壳或IPO方式先后登陆A股;阿特斯太阳能、大全新能源(DQ)近期宣布拟拆分子公司业务,寻求科创板(或创业板)上市。

  姗姗来迟的晶科能源直到9月21日晚间才对外宣布了A股上市计划。该公司称其董事会已经批准一项战略计划,拟通过主要经营子公司江西晶科,于未来三年内寻求科创板上市机会。

  公告进一步显示,江西晶科于近期进行了一轮新的股权融资:晶科能源创始人李仙德、首席执行官陈康平等高管团队,会同中国知名的第三方投资机构,以约31亿元(人民币,下同)的价格收购江西晶科26.7%的股权。这笔交易,并将江西晶科的估值提升至116亿元,相较于9月22日晶科能源最新的美股市值,溢价超过38%。

  针对此次上市计划,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晶科能源方面,对方表示暂不接受上市内容的相关受访。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曾与晶科能源内部人士交流时获悉,晶科能源内部早已在积极探索上市计划,并且诸如晶澳太阳能、天合光能的成功回归给予了该公司借鉴意义。

  事实表明,晶科能源对于国内资本市场并非无动于衷。晶科科技(601778.SH)IPO的成功一度被外界视作晶科能源私有化回A的“前菜”。

  成立于2011年的晶科科技,是晶科能源电站业务的主体。今年上半年,晶科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7.30亿元,同比下滑20.7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9亿元,同比下降7.57%。

  这家A股头部民营电站企业,截至今年上半年拥有光伏电站运营项目累计装机容量约3.05GW。如此的体量,使得晶科科技IPO时融资近26亿元。并且,该公司还在今年9月筹划可转换公司债券的再融资计划。

  根据这一计划,晶科科技拟发行不超过30亿元的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用于多个光伏电站项目建设和偿还金融机构借款。这也意味着,上市不到半年的晶科科技借助A股将融得56亿元资金。

  这样的融资效率对于在美上市十年的晶科能源而言,是无法企及的。

  自2010年赴美上市至今,晶科能源进行了5次融资。这其中,IPO募资约4.36亿元,4次增发配股累计融资约26.3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最近一次的增发配股则发生于三年前。而截至今年一季度,晶科能源的资产负债率为72.92%,这一数据高于天合光能、晶澳科技等竞争对手。

  光伏行业属于资金密集型产业。一方面,光伏企业在美股融资能力的退化,使得各家上市光伏企业缺失了重要的筹资渠道;另一方面,估值遇冷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其他融资渠道。

  截至9月22日收盘,晶科能源在美股的总市值折合人民币约83.84亿元,市盈率仅7.7倍。同日,资产体量相当的天合光能、晶澳科技(即晶澳太阳能)总市值分别为324亿元、388亿元,市盈率分别为32.7倍、19.4倍。

  双重上市的“阳谋”

  不同于天合光能、晶澳科技,晶科能源到目前为止都未宣布私有化计划。这一情况与另外两家家在美上市的光伏公司阿特斯太阳能、大全新能源相似。

  2017年12月,阿特斯太阳能宣布私有化。但一年后,该公司就表示推迟私有化。

  今年7月份,阿特斯太阳能更换计划:将该公司组件和系统解决方案业务准备在科创板或者创业板上市,同时保留在纳斯达克的上市地位。对此,阿特斯太阳能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瞿晓铧表示,组件和系统解决方案业务未来在中国证券市场上市可以为公司提供一个全新的融资平台,阿特斯太阳能也将继续在纳斯达克上市,与长期投资人保持合作,进一步促进阿特斯能源业务在全球各主要市场的发展。

  走在阿特斯太阳能前面的大全新能源则已经有了实质进展。继今年6月份宣布将其主要运营子公司拟赴科创板上市后,大全新能源已于9月份向上交所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全套申请文件,并获受理。根据招股说明书,该公司拟公开发行股票的不低于约2.87亿股股份,募集资金50亿元。

  一位分析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私有化过程所耗费较大的时间和财力成本是阿特斯太阳能和晶科能源不进行私有化的主要原因,此外,中概股拆分子公司赴科创板上市目前已有案例,可供参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天合光能、晶澳科技从私有化退市到实现A股上市,所花费时间分别为约39个月、17个月。而该分析人士口中的“案例”,指的是即将于9月28日上会的盛美股份,这家于去年6月宣布分拆主要子公司科创板上市的国产半导体清洗设备龙头,于今年6月份正式获得上交所受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问询内容发现,上交所对盛美股份的审核关注点围绕:分拆上市是否履行了法定审批程序,是否取得了相关政府监管机构以及纳斯达克的批准、授权、同意,是否充分履行了纳斯达克相关信息披露义务等。

  而股权结构显示,盛美股份现在是中外合资持股,即母公司ACM Research、芯维(上海)管理咨询合伙企业、上海浦东新兴产业投资、上海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等。这表明,对于晶科能源而言,赴科创板上市的子公司股权结构变更是最重要的一步。

  晶科能源表示,其拟分拆的子公司江西晶科正在进行一轮31亿元的股权融资,并于10月底前完成交易。

  由于晶科能源方面不愿对外公开更多上市相关的消息,这使得江西晶科的具体信息鲜为人知。

  在公告中,“江西晶科”指代的是“Jinko Solar Co。, Ltd。”,后者直接翻译可为“晶科能源有限公司”。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 “晶科能源有限公司”(下称晶科有限)登记在册。

  工商信息显示,晶科有限当前由晶科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持股,成立于2006年12月13日。该控股股东则成立于2006年11月10日,持有外国(地区)证照。晶科有限的经营范围包括单晶硅棒、单晶硅片、多晶铸锭、多晶硅片;高效太阳能电池、组件和光伏应用系统的研发、加工、制造、安装和销售等。

  启信宝信息进一步显示,晶科有限对外投资了20多家公司。其中,注册资金过亿且100%持股的公司包括:江西晶科光伏材料有限公司、晶科能源(乌兰察布)有限公司、浙江晶科能源有限公司、晶科进出口有限公司、新疆晶科能源有限公司、玉环晶科能源有限公司。

  此外,晶科有限还五大重要的合资公司:四川晶科能源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亿元,与乐山当地政府合资;上饶市晶科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35亿元,与上饶经济技术开发区合资;青海晶科能源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2亿元,与西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合资;晶科能源(义乌)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亿元,与义乌当地政府合资;晶科能源(滁州)有限公示,注册资金10亿元,与滁州市辖县来安经济开发区合资。

  实际上,上述每个合资公司都是晶科能源联手各地政府扩产光伏产能的项目公司。例如,成立于今年4月17日的上饶市晶科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其用来投资建设上饶市晶科能源30GW光伏组件及配套项目,该项目总投资超过135亿元。

  这些附属于晶科有限的子公司们,也从侧面证实了晶科有限极有可能是晶科能源分拆赴科创板上市的主体。

  谈及此次国内上市计划,晶科能源CEO陈康平认为,推动江西晶科在科创板上市,将使晶科能源获得新的资本来源,有利于巩固晶科能源在太阳能电池组件行业的领先地位,并支持晶科能源的长远持续增长。其还表示,“晶科能源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和江西晶科在科创板的联合上市将提高我们在中国和全球投资者中的知名度,并为我们提供更多未来增长的机会。”这继而表明,实现两地上市的双重上市身份,是晶科能源资本的“阳谋”。

  的确,分拆子公司赴科创板上市而不是私有化回归后再上市,可使得晶科能源花费最短的时间和财力,实现A股上市。除此之外,保留美股上市地位,也有利于晶科能源全球化的业务布局。

  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晶科能源因营业收入分布中国(含港澳台)、欧洲、其他亚太地区和北美,营收占比分别为17.46%、17.49%、24.55%、25.38%。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前激烈的竞争下,晶科能源电池组件行业的全球出货量第一的地位也岌岌可危。追赶者隆基股份(601012.SH)正不断逼近——今年上半年,隆基股份组件出货量超过7.1GW。根据业内机构PV infolink的统计,隆基股份的出货量在上半年已经紧随晶科,位列全球第二。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

关于作者: 衡水老白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