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数据更正频繁、审计人身份迷离 百川环能信息披露可信度几何

  作为即将退出新三板,冲击IPO上市的企业,挂牌以来历年财报数据多次更正,审计机构签字人疑已注销资格,以及“换汤不换药”的关联避嫌,百川环能信息披露内容还有多少可信度可言。

  9月11日,河南百川畅银环保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百川环能)对其8月31日公布的2020年半年报内容进行了更正。更正后,本期营收减少65.83万元,对应的增幅比例由23.69%更为23.37%,毛利率由45.23%更为45.09%。

图片1.png

(图片来源:企业公告)

  经梳理发现,财务数据的变正,对于百川环能貌似已习以为常。

  财务数据更正频繁

  自作2016年6月在新三板挂牌以来,公司披露年度报告中,会计差错更正成为常态化。

  1、2017年4月28日,披露挂牌新三板后的2016年年度报告,当天,也同时发布了会计估计更正及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在公告中,共有9项财务数据进行了差错更正。包括2015年子公司荆门百川误将垃圾使用费用计入在建工程待摊基建支出;2015年及前期,公司的部分职工薪酬、差旅费等费用分摊计入在建项目成本中;未对2014年4月收购的北京新新明天后续发生的成本费用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售后租回形成融资租赁的业务未按照融资租赁的内含报酬率折算确认应收账款,融租租赁手续费未计入未确认融资费用等。

  2、在2016年年报和这份会计差错更正公告发布不到两个月,再次对2016年年报进行会计更正。将2015年和2016年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3.49元/股、5.19元/股,相应更正为3.44元/股、4.77元/股,增减比例也由原来的48.79%变为38.66%。

  3、在2018年又再次对这两个年度的年报进行了会计差错更正。

  4、在2019年4月26日,2018年财报披露。6月28日进行了更正,12月12日再次更正。

  5、2020年8月31日,公司2020年半年报披露,9月11日进行了更正。

  频繁的财务数据更正,不知是财务人员和审计人员的不谨慎?还是修改的背后存在其他隐情。

  扑朔迷离的执业会计师

  百川环能公告显示,2017年1月18日起,公司审计机构由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变更为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根据企业招股书及相关公告,也就是说,原来的审计机构变为验资机构,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成为以后企业的财务审计机构。

图片2.png

(图片来源:2019年6月18日企业招股书申报稿)

  令人不解的是,李继新和李娜既是审计机构的注册会计师,同时也是验资机构的会计师。而在申报稿最后签名处验资机构一栏中,却声称该二人已离职。

图片3.png

(图片来源:2019年6月18日企业招股书申报稿)

  2014年北京注册会计师协会网站公布了83名注销名单,安永华明事务所的李娜名列其中。

图片4.png

(图片来源:北京注册会计师协会网)

  值得注意的是,企业所有公告中,2016年5月30日发布了2015年财务审计报告外,至今所有财务报告均为出现审计机构的身影。而2019年5月25日企业再次发出关于聘请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为企业审计机构的公告,且2019年12月,仍在更正2017年年报,2019年6月仍在更正2016年年报。

  显然在为招股书申报稿内容做准备。

  执业会计师在企业中经营中,不仅要保证财务数据的公正性、准确性,还要保证财务业绩操纵行为的制约性。而面对频繁的数据更正,审计机构仅仅是没尽责还是在其中扮演着其他角色,令人质疑。

  换汤不换药式的避嫌

  招股书披露,河南得新实业有限公司系百川环能实控人实际控制,其姐姐陈光珍持股90%、陈光芝持股10%的公司,主营业务为工程施工。

  为减少关联交易,2016及2017年度,百川环能向关联方河南得新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河南新得)的采购金额逐渐降低,2018及以后年度不再向其采购。改为向华中建安防腐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华中建安)采购。

  同时显示,2016年、2017年向河南得新采购额分别为1076万元、554.52万元;2018年、2019上半年向华中建安采购额分别为938.09万、517.46万元。

  但令人不解的是,特意提到“华中建安防腐工程有限公司与发行人合同签署后,项目的施工内容依由河南得新具体实施”。

图片5.png

(图片来源:公司招股书申报稿)

  如此看来,所谓的避嫌只是“换汤不换药”。实际操作中是否涉嫌利益输送不得而知。

  现金流状况不容乐观

  公司财务数据显示,2016-2019年,百川环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6亿元、2.28亿元、3.14亿元、4.64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29.5%、37.96%、47.85%。同期,应收账款分别为5202.86万元、8253.41万元、8960.52万元、2.63亿元。

  经计算,应收账款同比增幅分别为58.63%、8.57%、193.92%。显然,应收账款上涨幅度远超营收增速。

  招股书显示,2019年6月末,百川环能货币资金余额为4757.62万元,较上期期末减少了18.77%。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末公司货币资金再度缩水。截至2019年末,货币资金余额为4192.27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了28.42%。

  同时,截止2019年年末,百川环能短期借款为3740万元,上年增加了2840万。此外,2019年长期借款为2000万元。为获得借款,百川环能将部分下属分子公司股权做了质押。

  借款的增加,导致当期的利息支出同比增加265.55%。

  公司因应收款的递增,货币资金逐步缩水,导致借款增加。

  主营收入来源单一

  公开资料显示,百川环能主营业务收入来源于垃圾填埋气发电收入和核证碳减排量销售收入等,其中垃圾填埋气发电收入占比较高为公司主营业务。而发电收入的来源项目就是并网后的电价补贴,同时政策的优惠,退税收入也是其中一个重要来源。

  根据招股书申报稿内容,2016年-2018年,公司电价补贴收入的金额分别为6600.36万元、8286.00万元和1.09亿元,占同期营收比分别为37.56%、36.41%、34.69%。同时,未进入补贴目录的项目确认的补贴收入金额分别为50.28万元、991.6万元、3170.71万元,占同期营收比分别为0.29%、4.36%、10.10%。

  虽然,未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补贴电价情况,但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应收补贴款占应收账款总额的比重为70.98%。同期,电价补贴收入的金额为7036.13万元,占同期营收的34.31%;未进入补贴目录项目确认的补贴收入3071.03万元,占同期营收14.98%。

  此外,2017年-2019年,公司退税收入分别为2423.82万元、2264.73万元、2650.78元。业内人士称:电价补贴是项目投资回报的重要组成。一般而言,垃圾发电项目投产周期为2-3年。随着时间流逝、技术的提高、成本的下降,上网电价补贴在逐年减少。

  在营收结构单一的情况下,如果未来垃圾填埋气发电项目上网电价的补助政策发生变化,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条件发生变化,或将对百川环能的经营业绩产生巨大影响。

  因行业的特殊性,再生能源电价补贴需要申报,进入补贴目录后次年才能下发,周期需要一年。

  如此情况下,面对企业扩张和现金流的需求,百川环能突然将募资金额由第一次申报稿的4.6亿元提高到第二次的6.7亿元,其中意图也就昭然若揭了。

(文章来源:中宏网)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

关于作者: 美团股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