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冠矿建冲刺IPO 曾被发现少计净资产

铜冠矿建冲刺IPO 曾被发现少计净资产

  铜陵有色金属集团铜冠矿山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铜冠矿建)准备冲刺IPO。这意味着继铜陵有色(000630,SZ;昨日收盘价2.31元)之外,铜陵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铜陵控股)旗下又一家公司准备登陆A股。

  铜冠矿建主要为矿山提供服务,公司前五大客户较为集中,业务依赖大客户。2019年,公司的第一大客户正是控股股东。值得一提的是,铜冠矿建的应收账款和关联方铜陵有色的预付科目现数据“打架”。比如2018年,铜冠矿建对铜陵有色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26亿元,但铜陵有色对铜冠矿建应付项目的期末余额为1.47亿元。

  存在8起行政处罚

  铜冠矿建是一家做矿山开发服务的企业。尽管铜冠矿建的营收和净利润呈现增长,但经营现金流净额却波动明显。2017年~2019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0.6亿元、9.8亿元、10.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394.6万元、4251.68万元、6316.25万元。同期,铜冠矿建经营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298.08万元、9534.24万元、5744.35万元。

  铜冠矿建的主要客户较为集中,2017年~2019年,对前五大客户实现收入占比分别达93.69%、90.13%、87.94%。值得一提的是,铜冠矿建的第一大客户正是公司控股股东铜陵控股。同期,公司对铜陵控股的收入占比分别为47.20%、40.63%、31.16%。实际上,铜陵控股也是铜冠矿建最早的出资人,最早的出资比例达到了94.3907%。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铜冠矿建股改过程中,曾被安徽省委第五巡视组巡视认定存在少计净资产的情况。2018年,铜陵控股纪委根据安徽省委第五巡视组的反馈,进行专项审计调查,认定公司改制前少计净资产1388.17万元。

  不过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核查后认为,公司股改前净资产调整事项,不会影响公司股本的真实性,不构成IPO实质性障碍。

  另外在报告期内,铜冠矿建存在8起行政处罚,其中多起事故涉及到人员伤亡。比如2018年6月28日,公司疆锋铁矿箕斗竖井发生高空坠落,造成1人不幸遇难;大红山项目部“2.1”生产安全事故,造成1人不幸遇难。

  根据作出上述处罚的有权机关的确认,上述行政处罚均不属于重大违法违规行为。

  应收款同客户数据“打架”

  招股书中,公司会计师将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建造合同收入的确认列入关键审计项。

  2017年底、2018年底和2019年底,铜冠矿建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71亿元、3.76亿元和4.37亿元,对应的坏账准备金额分别为5319.20万元、5461.69万元和6358.77万元。同期,公司应收账款前五大客户占应收账款余额比例分别为56.27%、50.22%、62.50%。

  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大客户仅有一名关联方——安徽铜冠(庐江)矿业有限公司(铜陵有色子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3659.84万元。2018年,公司应收账款大客户有两名关联方,对安徽铜冠(庐江)矿业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为5392.57万元,对铜陵有色冬瓜山铜矿应收账款为2715.79万元。2017年,对安徽铜冠(庐江)矿业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为5280.74万元,对铜陵有色冬瓜山铜矿应收账款余额为3347.25万元。

  在铜冠矿建应收关联方款项余额,2017年,铜冠矿建对铜陵有色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24亿元;2018年则为1.26亿元,2019年为8058.68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铜冠矿建应收账款披露项和铜陵有色年报披露的应付账款项不相符合,且部分年度差异较大。铜陵有色和铜冠矿建均受铜陵控股控制。

  根据铜陵有色2019年年报,铜陵有色对铜冠矿建应付项目的期末余额为8496.9万元;2018年,铜陵有色对铜冠矿建应付项目的期末余额更是高达1.47亿元;2017年,铜陵有色对铜冠矿建应付项目的期末余额也高达1.39亿元。

  “可能是统计口径不一致,很正常,不一定是造假。”一投行人士表示。

  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王怀涛律师则表示,“如果差异大的话,可能会被问到。”

  铜冠矿建应收账款和铜陵有色应付科目之间的数据“打架”,究竟是统计口径的差异,还是其他?

  9月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铜冠矿建并向公司董秘办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复。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

关于作者: 山东期货开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