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数据IPO进程仍待确定 过度依赖字节跳动和宿网科技

秦淮数据IPO进程仍待确定 过度依赖字节跳动和宿网科技

  秦淮数据于日前宣布,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首次公开募股(IPO)招股书,首次公开发行美国存托股票(ADS)。摩根士丹利及花旗环球金融担任此次发行的联席账簿管理人和承销商代表,瑞银证券和华兴证券(香港)担任此次发行的承销商。

  秦淮数据是亚太新兴市场领先的超大规模数据中心解决方案提供商,专注于中国、印度和东南亚市场。2019年集团入选“胡润研究院”全球独角兽500强,位列全球数据中心服务提供商独角兽第1名。

  但从2018、2019及2020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来看,秦淮数据的净利润一直为负,处于亏损状态。

  而关于集团在招股书中提到的,公司的收入高度依赖于个别主要客户,因重要客户对运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以及IPO进程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在发送的提纲中皆有所提及,但截稿前未得到对方回应。

  ADS发行数量及价格仍未知

  9月9日凌晨,超大规模数据中心解决方案运营商秦淮数据集团宣布,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首次公开募股(IPO)招股书,首次公开发行美国存托股票(ADS)。

  截至目前,该集团发行的美国存托股票的数量以及发行价格仍有待确认,同时集团拟将其普通股在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上市,股票代码为“CD”。另据报道,秦淮数据此番募资约4亿美元,上市估值可达30-40亿美元。摩根士丹利及花旗环球金融担任此次发行的联席账簿管理人和承销商代表,瑞银证券和华兴证券(香港)担任此次发行的承销商。

  截至2020年6月30日,秦淮数据在中国运营有6个超大规模数据中心,全球的数据中心容量达到196兆瓦。秦淮数据预计到2021年底,公司数据中心的总容量将至少达到495兆瓦。

  秦淮数据正式成立于2015年,旗下设独立运营的子品牌“秦淮数据”和“Bridge Data Centres”。目前,秦淮数据在国内运营以北京、上海、深圳为核心的环首都、长三角、粤港澳超大规模信息技术基础设施基地集群;BridgeData Centres则在马来西亚和印度拥有可快速部署的数据中心集群。

  2019年1月,网宿科技以10亿元的价格将秦淮数据出售给贝恩资本,集团在2019年5月获得贝恩资本5.7亿美元投资;2019年7月,贝恩资本将秦淮数据和另一家数据中心Bridge Data Centres合并,并将公司改名为秦淮数据集团;今年8月21日,集团获得由碧桂园创投领投,荷兰长线投资基金APG、韩国产业投资方SK集团参投的最新一轮融资。

  根据招股书,贝恩资本在集团IPO前持有353,586,470股,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占比57.17%;二股东Boloria Investments Holding B.V。持有64,506,034股,持股占比10.43%;集团创始人、CEO居静为公司最大的个人股东,持股占比6.19%。

  另外,集团本次IPO在扣除相关费用后,将用于开发和建设新的数据中心项目、潜在投资或收购具有战略价值的资产等用途。例如,用于公司现有产品和服务的开发、改善公司的技术基础架构、市场营销和品牌促销等。

  高度依赖个别客户增加风险因素

  另一方面,根据集团披露的F-1初步招股书显示,2018、2019及2020年截至6月30日止六个月,秦淮数据的营收分别为9848.4万元、8.53亿元及8.1亿元;同期净亏损分别为1.38亿元、1.7亿元及5943万元。其中,2019年秦淮数据总营收同比增长766%;2020年上半年总营收同比增长266%。

  从运营成本上来看,集团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成本分别为8467万元、3.05亿元、2.36亿元。行政支付占比最大,上述期间分别为5798万元、2.33亿元、1.84亿元;研发成本分别为0、2451万元和1579万元;营销成本分别为509万元、4749万元、3701万元。

  从服务客户来看,秦淮数据前两大客户分别为字节跳动和网宿科技。数据显示,2019年、2020年上半年,字节跳动与网宿科技为公司带来的收入占比分别为收入占比为68.2%、81.6%和11.1%、7.1%。

  记者注意到,仅从2020年上半年来看,秦淮数据有88.7%的收入来自字节跳动和网宿科技。而除了上述两家公司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客户占到了秦淮数据上述两个报告期总收入的10%以上。

  秦淮数据也在招股书中明确指出,公司的收入高度依赖于个别主要客户,任何此类或任何其他重要客户的流失或无法支付款项,都可能对公司的业务、运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集团也在招股书“风险因素”中提到:“如果我们的一个或多个重要客户未能向我们付款或不履行他们的合同,我们的收入和运营结果将受到实质性和不利的影响。例如,公司与网宿科技的某些协议将于2021年到期,我们可能无法以对我们有利的条款续签,或者根本无法续签。”

  一方面,虽然2019年的营收同比增长了逾700%,但是在2020年上半年,集团绝大部分收入仅来自字节跳动和关联方网宿科技两个客户,而集团也在招股书中作出了风险提示,业内认为其IPO前路未卜。针对以上,《华夏时报》记者在发送的提纲中有所提及,但截至记者发稿前对方都没有回复。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www.shuiguoba.net

关于作者: 银河证券大智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